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家庭暴力條例》 FAQ

關啟文博士   |   香港浸會大學 宗教及哲學系 副教授
13/03/2009

Q1  :《家庭暴力條例》[1]的設立目的是甚麼?
 
Ans:政府的官方文件指出,[2]「《條例》下所提供的補救措施亦為……
配偶或猶如配偶關係的情況而訂立。」《條例》的目的,是向「已婚人士,以及長期維持類似配偶關係的同居者提供額外保護。」
 
「長期維持類似配偶關係的同居者包括未有舉行香港法律承認的結婚儀式的人士。」。[3]換言之,《條例》所針對的首要是建基於香港婚姻法的一夫一妻家庭當中的暴力,以及這種家庭延伸的各種親屬關係當中的暴力。
 
法例也包括「男女同居關係」,這特別是要照顧一些所謂「事實性婚姻」,有一些很早期結婚的配偶可能真的是有三書六禮的明媒正娶,但就是「未有舉行香港法律承認的結婚儀式」,又或者在文革後來港的一些夫婦在大陸已結了婚但卻在混亂時代遺失了結婚證書,所以沒有正式證明。文件稱這些為「類似配偶關係」。
 
Q2  :《條例》既然也保障了男女同居關係,不是已代表它的婚姻和家庭概念已超出了「不容他人介入的一男一女自願終身結合」嗎?
 
Ans      :這是不對的。《條例》所保障的男女同居關係在概念上仍然符合「不容他人介入的一男一女自願終身結合」,分別只是它沒有符合香港法律要求的正式證明(但可能已進行了另一種婚姻儀式),[4]所以只能稱為「類似」或「猶如」配偶/婚姻關係。也因此他們雖然沒有與婚姻一模一樣的福利,但仍受家暴條例保護,這種保護並沒有改變婚姻的概念。[5]
 

 
Q3:反對修訂《條例》的人是誤解了,修訂只是為同性同居者提供民事補救方法,何以見得會導致同性婚姻呢?
 
Ans      :首先,我們沒有說過修訂會馬上導致同性婚姻,但這會為同性婚姻開路卻有極大可能,因現時的《條例》一直只適用於婚姻及猶如婚姻的關係,若也覆蓋同性同居人士,那就等於承認同性同居者是「猶如婚姻關係」,這亦是間接承認了同性婚姻在概念上的合法性,這只是邏輯的必然。
 
這和《條例》一直所保障的男女同居關係不同,上面已解釋這仍然符合「不容他人介入的一男一女自願終身結合」的婚姻概念,但一男一男或一女一女的同居關係卻與「不容他人介入的一男一女自願終身結合」的婚姻概念直接矛盾。婚姻概念上重大的改變必然對文化和法律的演變有深遠的影響。
 

 
Q4  :政府不是已多次承諾這修訂不會影響家庭及婚姻的定義,和他們不承認同性婚姻和同性關係的政策是沒有改變的嗎?為何還要反對?
 
Ans      :我們關心的是這修訂對香港的家庭及婚姻文化的長遠影響,這不單關乎法律方面,也包括文化和制度方面,事實上這幾方面是互相影響的。
 
我們認為政府的承諾是空洞的,政府早期也說不會接納同運建議的修訂,但在壓力下又讓步,當同運團體和支持他們的議員不斷施壓,難保政府不會進一步讓步。
 
再者,個別官員甚或整體政府都會隨著時間而更替,新修訂的法例卻會長期存在,所以現時官員的主觀意願並不能取消因法例修訂而出現的客觀效果。
 
在文化上,無論政府的意願如何,一旦除了正式婚姻關係和衍生的親屬關係外,只有猶如婚姻關係的男女同居者和同性同居者同時納入《條例》內,這兩種關係就給人一種對等的印象,給市民大眾的訊息就是社會已承認
同性同居者猶如家庭和婚姻關係,這當然是在文化上為同性婚姻或其他同性伴侶關係鋪路。
 
最後,此舉可能會為日後同性戀者的司法覆核提供更多理據,挑戰現時的《婚姻條例》(第181章)。由於《家庭暴力條例》(第189章)與《婚姻條例》(第181章)對婚姻家庭的概念出現明顯的不一致性,法庭有更大可能性會要求修改現時一男一女自願結合的婚姻政策,令同性婚姻合法化。法官的判決也不是政府可以控制的。
 

 
Q5  :因為家庭暴力可能於短時間內演變成人身傷害,由於性命攸關,所以將《條例》的保護範圍擴大至涵蓋「同性同居者」,不是合理不過嗎?
 
Ans      :這「性命攸關」說是政府突然改變立場的主要解釋,但這樣的理由實有點牽強,因為任何暴力行為皆有機會演變成人身傷害,包括業主與租客,同一間屋內的分租人士等等。但當局卻否決將條例適用範圍擴大至任何居於同一屋簷下的人士,其實居於同一屋簷下人士的性命同樣需要及應該受到法律保障。
 

 
Q6  :就算不承認同志關係是婚姻或猶如婚姻,但最少也應被視為多元「家庭」模式之一,我們是否也需要正視社會現存的事實呢?
 
Ans      : 社會現存的事實還有包二奶、三奶等,也不容否認,但現在問題不是事實上有多少男女結合的模式,而是香港的法律和制度上承認那些模式。
 
有些人認為法律上承認他們是「家庭」也無傷大雅,但我們不敢苟同,因為婚姻與家庭的概念雖然不同(後者比前者闊),但兩個概念是不可分割的。家庭包括婚姻關係,與及生育或收養衍生的親屬關係。
 
若說同性戀關係是家庭,而他們又不是婚姻關係,那難道同居的一個男子與另一個男子有生育或收養的關係嗎?這是說不通的,我們若脫離婚姻的關係界定家庭,那家庭與任何一撮人有甚麼分別?
 
可見把同性戀關係界定為一種家庭已是在攪婚姻概念的革命,這是同運曲線爭取同性婚姻的策略。
 

 
Q7  :現代民主社會講的是人權,為何需要考慮道德或家庭價值?
 
Ans      :維護家庭也是人權訴求,把維護家庭與重視人權對立起來是錯誤的。《世界人權宣言》第16條毫不含糊地宣告:「家庭是天然和
基本的社會單元,並應受到社會和國家的保護。」這不單肯定家庭的首要地位,更清楚指出政府有責任去保護家庭。
 
不單《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3條第1款採納了以上條款的原文,《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10條第1款亦
強調家庭的重要性。《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383章第19條亦有相同內容,所以維護家庭也是香港政府的責任。
 
根據聯合國人權委員會2002年對《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就婚姻權利定義的解釋,婚姻的權利為「單純一男一女的自願結合」。家庭在民主社會也有不可或缺的功能,民主社會需要公民社會的支持,而家庭卻是公民社會的基石。
 
民主社會的一些核心價值,要透過家庭去培育,家庭教育失效,人權自由等價值也難以薪火相傳。
 

 
Q8  :現在《條例》強調的是關係,而不是居所,要求訂立《居所暴力條例》是否適合?
 
Ans      :現在的《條例》的確保障一些不正在同住的人,但難道現在保障的人士從來都沒有住在一起也可以的嗎?例如「男女同居人士」(cohabitation of a man & a woman)可以從來都沒有住在一起嗎?這也算「同居」嗎?政府的說法相當牽強。
 
再說現在爭議的「同性同居人士」是否不需要曾經住在一起呢?那究竟如何界定他們,又為何叫「同性同居人士」,而不是「同性親密朋友」?政府的解釋實在使人愈來愈糊塗。



[1]見2008年12月8日的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CB(2)341/08-09(03)號文件(《家庭暴力條例》(第189章)的修訂建議)第2點。
[2]見CB(2)341/08-09(04)號文件(立法《家庭暴力條例》的修訂建議的背景資料簡介)的第10點。
[3]參Q1。
[4]根據1986年7月9日香港立法局家暴條例二讀的會議紀錄,律政司發言時說:“the Bill applies to cohabitees as well as to married persons. This category would include people who have undergone a form of marriage ceremony not recognized under Hong Kong law. Specialprovision is made to require the judge to have regard to the permanence of the relationship. In other words, not any casual relationship will qualify for relief.” (p. 1441)
[5]見CB(2)341/08-09(04)號文件(立法《家庭暴力條例》的修訂建議的背景資料簡介)的第10點。
關注範疇: 
性文化
同性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