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因疫情嚴重,本社暫不對外開放。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進入另一個世界…

網吧專訪
28/09/2002

 進入網吧,如同另一個世界——外面已是夜闌人靜的時候,這裡卻是二十四小時年中無休,人流不絕,沒有燈光:電腦螢幕卻可把場館照得半亮;時而寧靜,突然又會喧鬧非常…為此我們特別走進網吧中間,訪問經營者的感受。
 
網吧生意——寓工作於娛樂
 
網吧老闆阿洪今年廿來歲,經營網吧快滿一年。阿洪與一般青年人一樣,喜歡相約三五知己一同「打機」。大學畢業後,阿洪也投身於不同行業工作,但礙於經濟及際遇,始終找不到自己能發揮的崗位。
 
一天阿洪與他幾個志同道合的「打機友」一同吃飯,有人靈機一觸——不如大家合作開網吧!一來可以自己做「老闆」試試創業,二來又可以一邊賺錢,一邊「打機」一舉多得。於是大家一同商議選地方,購置電腦、遊戲軟件、宣傳開張等…就這樣誤打誤撞,阿洪與幾個友人便集資在港島區開設了一間網吧。
 
「事前我們也做了一些調查,數數區內有多少網吧、遊戲機中心等——老實說,網吧的競爭是有的,不過我們發覺區內對網吧的需求很大,每間網吧都是滿座的。」事實上,在阿洪經營網吧的地區,有七間網吧和三個電子遊戲機中心,其中大都是像阿洪那種小本經營的生意——一至二個相連的舖位,十來部電腦,向客人供應汽水等就可以。正如阿洪所說,這裡網吧雖有七間之多,仍是供不應求,網吧每天晚上都是滿滿的。
 
阿洪在店裡是一個「兼職老闆」——他和其他的合伙人一樣,大都在日間有正職,只間中負責在晚上看管網吧,有時也會與顧客一同打機。「既做生意,又有機打,真的不錯…舖裡的顧客都已混熟呢!」
 
管理——不生事就行了吧!
 
從前我們一提及遊戲機中心,便會立刻與黑社會、暴力、邊緣青少年等掛。網吧的情況又是怎樣?據阿洪了解,網吧的運作模式與機舖不同,生事的機會較低。網吧多數只提供罐裝汽水等飲品,起碼不會發生「爆樽」等打鬥事件。不過阿洪也覺得:「開門做得生意,只要客人不生事,我們基本上來者不拒。話說回來,這區的治安還算可以,開業以來都沒有黑社會來打擾…我想是『網吧』的形像比較『機舖』正派吧!這裡雖然也是有煙有酒,但是大家一人一機,不用爭玩遊戲又要排隊等等,網吧打機比機舖要『斯文』得多。」
 
「就以我們的網吧來說,顧客以學生居多。他們大多數到網吧真的純粹是玩遊戲,而不像一般『飛仔』到機舖,除了打機,還會Show off,甚至打人!在網吧裡,隨時整個場的玩家是同校,甚至是同班同學,鬧出事來,大家都麻煩,所以我想網吧的情況是比較好的。」
 
法例監管——遙遙無期
 
據阿洪他們了解,開網吧的確比較容易。「開網吧的成本比遊戲機中心要化算得多。遊戲機中心有很多限制,如不可接近學校區,要在晚上12時關門,連消防設施也十分嚴格,政府有關方面又會不時查牌,麻煩多多!網吧便不同了,現時只須拿到商業登記,買電腦,買軟件就可開業!」
 
阿洪補充:「當然,若認真一點辦網吧,也要做好市場調查,多花成本購買受歡迎的遊戲,又要添置雪櫃,訂飲品,訂立會員制度。就算沒有消防條件監管,為安全計,我們也多買了幾個專門撲救電火的氣體消防筒,我想沒有人想北京網吧火災的事件重演吧!」
 
據阿洪說,其實他們最初也曾考慮經營遊戲機中心,但比較遊戲機中心和網吧,經營機舖根本就不化算。「機舖因法例規定,先天已失去了學生及深宵玩家這兩批重要客源,而他們的軟、硬件成本亦十分高,使他們的收費也得提高。相反來說,到網吧一晚的消費最多只是數十元,有飲品,可以舒適地坐著玩,又不用排隊輪候玩心儀的遊戲,你怎會不選擇到網吧玩?」
 
事實上,在現時艱難的情況下,不少遊戲機中心亦偷偷繼續在半夜後營業,甚至是改裝為網吧,以增加客源。
 
不停打機其實很辛苦!
 
網吧標榜24小時無休,真的有人會日以繼夜打機?他們不疲倦的嗎?「真的有人會不停打的!平日會少一點,但到了星期五、週末或是假期時,學生放假,『打』的情況會多些。其實我們也不鼓勵他們這樣玩的,但那有人會『倒自己米』趕客人走不多做生意?我們網吧的政策是——在長假期時,通常會讓客人玩通宵,在平日,則是最多消費八小時。老實說,八小時後,人也倦了吧,我們會盡量叫他休息,明天再來吧!當然,若客人堅持,我們也沒辦法!」
 
到網吧,真覺得是到了另一個世界──外面的壓力和不快,可在這裡以射擊遊戲一一清除,不少人在此流連忘返,留在另一世界中與志同道合的人一起闖新天地。可是,玩完了,我們也實在需多想想監管網吧這個「另類世界」的方法。避免「無王管」的情況出現!

關注範疇: 
流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