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基於防疫考慮,本社辦公室將暫停對外開放,直至另行通知。不便之處,敬希原諒。

《靈魂的重量》——生命的沉重

吳慧華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15/07/2015

《生命倫理對談》電影人生系列  第三回:困局人生

(講員:雷競業博士│中國神學研究院神學科副教授)

 

有人說當人死去的時候,身體會減少21克﹂;而這21克,便是靈魂的重量。5月19日的晚上,中國神學研究院神學科副教授雷競業博士,與大家透過《靈魂的重量》(21Grams)這套電影(香港譯名為《21克—生命可以有多重?》),一同去思考人生的困局。

墨西哥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在執導此片時,運用了非線性的敘述方式,並以跳躍的剪接手法,以現在、過去及未來互相穿插的畫面,來演繹積(Jack) 、保羅(Paul )與基斯丁娜 (Cristina)這三個本來沒有關連的人卻因為一場無心的意外,彼此的生活和命運從此糾纏在一起。不過,這看似凌亂的表達手法,實際上清楚交代了三人的故事。

保羅是一位大學數學教授,由於心臟衰竭,他需要一顆「新心」來延續生命;積16歲起開始偷車、酗酒與吸毒,曾多次進出監獄,後來卻決志信主,全心全意的奉獻給神,堅決遵守聖經所說的每一句話;基斯丁娜是一個快樂的家庭主婦,有一個疼愛她的丈夫及一對可人的女兒。三個不同背景的人,看似沒有相遇的可能,卻因為一場意外,改寫了他們的人生,也讓他們不能再視彼此為陌生人。
 

三人的偶遇 造就命運交織糾纏

積駕車趕回家參加派對,卻無意中撞死了基斯丁娜的丈夫及女兒。由於基斯丁娜願意把丈夫的心臟捐出,於是,保羅便進行了心臟移植手術,擁有基斯丁娜丈夫的心臟。經過移植手術後,保羅出於好奇聘請私家偵探調查捐心者資料,最後查出基斯丁娜。那時,基斯丁娜深陷在喪夫及喪女之痛中,除了游泳,她亦重拾少年時的壞習慣,藉著吸毒酗酒麻醉自己的苦痛。保羅其後開始關心基斯丁娜,之後由憐生愛,更讓基斯丁娜懷上孩子。不過,他們並沒有因此而活得快樂,保羅的新心產生排斥現象,如果他等不到另一顆新心,只有迎向死亡。至於基斯丁娜,當她發現如果積沒有不顧而去,她的女兒或會有不死的機會,為此她非常痛恨積,很想殺死他。而保羅為了基斯丁娜,假意殺死積,讓基斯丁娜不用活在仇恨當中。

另一位主要人物積亦陷入信仰破產的困局中。自從信主後,他不相信世上有「意外」的出現,因為他確信萬事都是按著神的旨意。他除了撞死他人而深生內疚,亦感到被神出賣而痛苦不已。他自殺不遂,最後跑到保羅及基斯丁娜那裡,強迫保羅殺死他,基斯丁娜忍不住發洩憤恨,瘋狂地用燈擊打積,為了保護基斯丁娜及停止一場極有可能發生的血案,保羅用槍射向自己肩膊。
 

無常的人生 打不破的困局

人生無常,人未能掌控自己的生命,甚至落入不同的困局中。保羅在女伴馬莉鼓勵下換了心臟,由於心臟排斥,他卻需要等待另一顆新的心臟;他曾對醫生說自己寧願死在外面,結果他最後還是在醫院離世;基斯丁娜失去丈夫及女兒,雖然從保羅那裡得到安慰,但卻又要再次面對愛侶死亡;積悔改後希望按著神的旨意成為一個好人,無奈一場意外,讓他又重嚐監獄的滋味,信仰面臨破產,接連兩次企圖結束生命都失敗。

即使人無法打破困局,生命仍會繼續下去。基斯丁娜失去丈夫及孩子的時候,以為自已經無法走下去,誰知又會與保羅相戀,甚至擁有一個孩子。正如基斯丁娜的父親所言:「生命總要繼續下去」。積離家出走,自殺不遂,最後還是返回妻子及孩子身邊,電影中沒有交代他如何處理信仰危機,但又正如積的妻子所言:「無論有沒有神,生命都要繼續下去。」

或許是困局讓人的生命仿如沒有靈魂,正如保羅臨死前對生命的反思,他聽說當人死後,人便會失去21克,到底這21克有多重?這21克又價值多少?人生中失去的有多重?當我們失去的時候,有多少隨著這失去而消失?又有多少因著這失去而得到?
 

信仰沒有解釋人生的困局 而是給人力量

如果要解釋無常人生,人生為何無法擺脫一次又一次的困局?其他宗教都會提供到不同的解釋,雷博士指出反而基督教不是為人提供答案,而是帶來耶穌本身。生命是有痛苦的地方,有時人需要痛苦去體驗生命的真實,擁抱痛苦,繼續活下去。積的信仰反映了很多教會宣揚著非黑即白的信仰,然而,人更需要去體會人生的複雜性,學習黑白不清楚的地方。

另外,教會亦要預備,幫助信徒以信仰面對生命的挑戰。讓信徒可以在困局中,仍能活出有靈魂的生命。

關注範疇: 
生命倫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