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童話式婚姻是神話?

張勇傑   |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性教育)
22/07/2019

不少情侶都憧憬童話式的婚禮,渴望自己如故事中的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可惜我們不是活在童話故事中。2018年香港分別有49,700宗婚姻登記,[1] 及20,321宗離婚個案,[2] 離婚率高達四成。但不離婚也不代表是幸福快樂,不少夫妻活在無日無之的衝突中。在現實社會追求幸福婚姻彷彿只是一個神話。

明光社

鄭靜文姑娘是香港公教婚姻輔導會婚姻及家庭培育中心主任,她的工作包括為打算結婚的情侶提供婚前輔導,亦有為發生衝突的夫婦提供婚姻輔導服務。她表示很多人準備結婚時都會對婚後生活感到憂慮,但他們擔憂的通常都是工作、經濟、婆媳關係等等外在因素,但這些因素都不是引起婚姻發生衝突的主因。她在婚姻輔導時遇到的,往往是二人相處的問題。

鄭姑娘想起一個個案,妻子認為每日需要清潔地板三次,丈夫卻認為清潔次數過於頻密,二人就為了打掃而爭吵起來。另一個案的太太做事快速決斷,而丈夫卻是慢條斯理的人,二人與父母飲茶埋單時,丈夫反應稍為慢了一點,太太便搶著付款,事後卻責怪丈夫不肯請父母飲茶。

鄭姑娘指「婚姻之內無大事」,夫婦之間的衝突經常出現在一些瑣碎事上,其實當中往往沒有對錯之分,而是夫婦二人在原生家庭培養出來的處事方法及態度的差異。夫婦發生衝突時不應全部視之為對方的問題,但我們卻經常不自覺地將自己的既有思想作為標準,並強加在對方身上。儘管一方已盡力去做,卻難達到配偶的要求。

不少人都費盡心思去籌備婚禮,卻沒有好好裝備自己去迎接婚姻。結婚是一個影響我們一生的重大決定,但再精彩的婚禮也不能帶來美滿的婚姻。因此鄭姑娘十分鼓勵打算結婚的朋友參加婚前輔導課程,婚前輔導並不是預防疫苗,卻能讓預備進入婚姻的二人對婚姻能有一個合理和現實的期望。

鄭姑娘解釋婚前輔導會談及二人對婚姻及婚後生活的期望,如家庭角色、生育計劃及財政安排等,亦會討論二人對親密關係的看法,如在過去二人是否曾經受過傷害,又或者在性關係上二人有否需要復和等等。此外,亦會深入探討雙方原生家庭的情況及原生家庭對自己的影響,讓彼此明白對方的需要及限制,以及自己需要成長的地方。鄭姑娘引用聖經「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指出離開父母不單是指物質層面,也包括心理及精神層面,離開從原生家庭帶來的影響,學習放下自己一直背負著的包袱及執著,接受自己有另外的可能。

現今社會不少人視婚姻為一紙合約,一旦對配偶生厭就打算隨時解約離開,鄭姑娘認為這不是婚姻的真正意義,因此她在進行婚前輔導時會特別強調婚姻的盟約觀念。婚姻許下的盟誓並不是婚禮儀式的一個台詞,亦不是一份可以隨意刪除的合約,而是彼此立誓在任何情況下仍然會愛對方,不放棄對方。要宣讀婚盟對「準新人」來說看似是理所當然的事,但當鄭姑娘挑戰他們,如果婚後對方不忠,他們是否仍會持守婚盟?不少人聽罷會開始動搖,甚至堅持會離婚。鄭姑娘重申婚姻的可貴之處,就是無論對方如何,仍會繼續堅持愛下去。「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婚盟一點也不輕鬆,需要雙方努力經營才能有幸福美滿的婚姻。

要經營美滿婚姻,夫婦相處之道很重要。一家人不用太斤斤計較,但亦不應將對方的付出看作理所當然,夫妻之間不妨多說欣賞的話。鄭姑娘建議可從動機、過程、結果三個向度作出具體的稱讚,她以煮飯為例列舉一些讚美的話,如「多謝你特登煮我喜歡的菜式」(動機)、「大熱天時煮飯,辛苦你了」(過程)、「你煮的餸很好食」(結果)。不過關係再好的夫婦也會有爭吵的時候,但恰當的爭吵其實可以增進彼此的了解。她提醒大家爭吵時不要一味指出對方的不是,可以嘗試表達自己的感受與需要。她以自身經驗為例子,有一天她在家照顧孩子忙得不可開交,丈夫卻出門幹些瑣碎事。她按捺怒氣向丈夫說:「我近來很疲倦,想好好休息,我好需要你幫手照顧孩子。」丈夫就乖乖地照顧了孩子一整天,讓她能休息片刻。

要經營一段婚姻真的是一點也不容易,但鄭姑娘相信只要夫妻二人同心努力,現實世界也能呈現出童話故事的美好結局。


[1] 入境事務處:〈個人證件〉,入境事務處,2019年1月29日,網站:https://www.immd.gov.hk/hkt/facts/personal-docs.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9年6月6日)。

[2] 有關數字是來自區域法院就「婚姻訴訟」及「共同申請」發出的離婚令數目,參司法機構:〈香港司法機構年報2018〉,司法機構,2019年2月27日,網站:https://www.judiciary.hk/en/publications/annu_rept_2018/chi/caseload_dc.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9年6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