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附錄:香港人婚姻態度研究詳細數據

招雋寧   |   明光社項目主任 (青年事工),曾任香港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研究助理。多年來參與研究中心調查及研究項目:包括「香港中學生性價值觀調查」(2013)、「家長對性解放及性教育的意見調查」(2014)、「香港人置業行為與態度研究」(2015),以及「香港人婚姻態度研究」(2016)。
22/06/2016
  1. 調查階段

    研究分作兩個問卷調查部份,第一部份為「香港人婚姻態度」調查,委託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張宙橋博士、羅耀增博士及李德仁博士負責收集數據。第二部份為「香港基督信徒婚姻態度」調查,邀請基督教會參與調查。

     

    鳴謝
    此報告特別鳴謝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張宙橋博士、羅耀增博士、李德仁博士、各電話訪問員及問卷輸入員,協助收集樣本資料。另外,鳴謝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的諮議小組成員對調查作出重要的回饋和建議,其中特別有幸得到李樹甘博士在統計學方法上的建議及指導。

     

    本文會先敘述第一部份。

     

  2. 「香港人婚姻態度」調查
    1. 目的

      調查旨在了解:
      1)對婚姻信念、養育後代、婚姻制度的取態;
      2)不同受訪特徵如何看待上述三者取態;
      3)上述三者之間的關係;及
      4)比較不同家庭狀況者的生活滿意程度。

       

    2. 日期及對象

      調查於2015年12月至2016年3月期間進行,對象是18歲以上、過往三個月主要居於現時居所的香港居民。

       

    3. 樣本及抽樣方式

      調查委託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張宙橋博士、羅耀增博士及李德仁博士,在本中心研究員設計問卷後,再經由三位博士的檢測修正問卷。確定問卷後,張博士安排工作人員以既定機制及既定訪問文字稿進行電話隨機抽樣調查。在電話訪問進行期間,工作人員及受訪者均對委託單位及研究背景並不知情。調查以住宅電話訪問進行,樣本以簡單隨機抽樣方法(simple random sampling)抽選出來,對象是18歲以上香港居民,有效樣本為2,051個。

       

    4. 研究工具

      問卷共有40條問題,分為6部份,分別是婚姻信念取態、婚姻制度取態、養育後代取態、生活滿意度、生活範疇滿意度及基本資料。所有量表採用了李克特量表(Likert scale)的五點量表(five-point scale),由1(非常不認為)至5(非常認為),3為中立。表A1顯示了各取態量表的信度(Cronbach’s Alpha Reliability)。

       

      表A1   各取態量表的信度

      明光社

       

    5. 數據處理

      在進行問卷調查後,本中心從受委託單位取得研究的原始數據(clean raw data),方以SPSS 20.0進行統計學分析。

      分析裡採用了各種統計學測試。受訪者特徵與各項取態的比較中,使用了虛擬變數迴歸分析(dummy variable regression analysis),透過控制各項獨立變數(independent variable),以模組觀察各變數的互動。在各取態因子比較中使用了簡單迴歸分析(simple regression analysis),觀察它們之間的關係。相關分析方面,用上皮爾遜相關係數(Pearson’s r Coefficient)。本報告以雙星號(**)表示該係數於p值少於0.01;單星號(*)則表示該係數於p值少於0.05,兩者意味著在統計學上均有顯著差異(significant different)。

      在處理某些變項時,研究員會將「無意見」或「拒絕回答」等幾個項目歸納為「系統遺漏值(systemic missing)」。

      由於樣本加權及小數點約數緣故,數據分析中的百分比總和,不必然得出100.0%。

       

    6. 樣本加權

      本部份原始數據按照政府統計處提供2015年年中全港人口年齡及性別分佈初步統計數字,以加權(weighting)方法作出調查,可參考表A2。若未有標明為加權前數字,報告內的一切數據均以加權後樣本為準,而加權後的總計項數均不會列明。

      表A2   樣本加權前後百分比及統計處人口數字比較列表

      明光社

       

    7. 限制

      根據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提供截自2016年2月的數字,以住宅固定電話線總數除以本港住戶數目所得的「住宅固定電話線滲透率」為94.83%。雖然表面數字反映住宅固網電話的滲透率相當高,但不能排除其中有不少為非住戶的固網電話。現時「按人口計算的流動電話服務用戶滲透率」為228.7%,我們估計,近年較年輕的家庭組合、或以租住為主要住屋模式的受訪對象,因已擁有可聯絡的流動電話,較少考慮申請住宅固網電話。這狀況或影響抽樣的隨機性,因而降低接觸到該類受訪者的機會,相對較大機會接觸到較長時間留在家中的半職人士、已退休人士或主理家務者。

      此外,樣本中15-19歲及20-24歲的受訪者數字分別為6和37,因數字太少,若進行加權,意見會被不成比例地大幅增加,因此最後排除該43個個案,而受訪群體則收窄至25歲或以上的香港居民。

       

    8. 調查結果
      1. 受訪群體基本資料

        表A3顯示了受訪群體的各項基本資料的百分比。

        表A3    受訪群體基本資料百分比列表

        明光社

         

      2. 婚姻信念、婚姻制度及養育後代取態

        表A4顯示了受訪者整體取態的百分比、平均值及標準差。

        明光社

         

        表A4    受訪者整體取態百分比列表

        明光社

        認為「現行婚姻制度過時守舊」的受訪者中,較多人支持男女同居制度化、同性同居制度化、以及修改婚姻法中性別要求。表A5顯示了受訪群體取態的交互列表。

         

        表A5   傾向認為現行婚姻制度過時守舊的受訪者對各婚姻制度取態的百分比列表

        明光社

         

      3. 各項取態的因子分析結果

        就20項取態進行探索性因子分析(Exploratory Factor Analysis, EFA)。各變數間的共同因子分析值(Kaiser-Meyer-Olkin, KMO)=0.843;而Bartlett’s Test of Sphericity得出,chi-square=24297.123; d.f.=190; p<0.001;相關矩陣的決定因素(Determinant of correlation martrix)=6.355E-006。以上結果均顯示此部分適合進行探索性因子分析。然後,採用最大相似估計(Maximum-likelihood estimate)得出五項因子,並能夠解釋總變異數(total variance)的60.6%。有關因子的詳細項目及因子負荷(factor loadings),見表A6。以加權總和得分方式(Weighted Sum Scores Method)計算出五項因子,並分別被界定為:

        因子一:對婚姻信念
        因子二:修改性別要求及同居福利
        因子三:修改人數、血緣、年齡規範
        因子四:父母對後代的重要性
        因子五:婚姻與後代的關聯

        五項因子的基本數據詳見於表A7。五項因子之間的相關係數r詳見於表A8。

        表A6    五項因子的項目及因子負荷

        明光社

         

        表A7   五項因子的平均值及標準差列表

        明光社

         

        表A8   五項因子之間的相關係數r

        明光社

         

      4. 受訪者特徵與三項取態的比較

        透過虛擬變數迴歸分析,控制受訪群體的年齡、婚姻及養育狀況、信仰觀、性別、教育程度,以觀察不同特徵與對婚姻信念取態的差異。表A9顯示了女性、不論有何宗教,感到信仰重要的受訪者,整體地更認同各婚姻信念。表A10顯示了不同性別和信仰觀所得的平均值差異並不算大。

         

        表A9    不同特徵與婚姻信念取態的虛擬變數迴歸分析結果

        明光社

         

        表A10   按性別及信仰觀分類的婚姻信念取態平均值比較列表

        明光社

         

        透過虛擬變數迴歸分析,控制受訪群體的年齡、婚姻及養育狀況、信仰觀、性別、教育程度,以觀察不同特徵與養育後代取態的差異。表A11顯示了,女性比男性更認為父母親對兒童成長的影響重要;較年長的、已婚有子女的、看重基督教信仰的、及傾向無神論的受訪者更認為婚姻與養育後代是有關聯的。表A12顯示了不同性別、年齡、婚姻及養育狀況、信仰觀所得的平均值差異並不算大。

         

        表A11   不同特徵與養育後代取態的虛擬變數迴歸分析結果

        明光社

         

        表A12   按受訪者的特徵分類的養育後代取態平均值比較列表

        明光社

         

        透過虛擬變數迴歸分析,控制受訪群體的年齡、婚姻及養育狀況、信仰觀、性別、教育程度,以觀察不同特徵與婚姻制度取態的差異。表A13顯示了,對於修改婚姻法中的人數、年齡、血緣要求,不同特徵之間的取態並未有差異。而看重基督信仰的、教育程度愈低的、較年長的受訪者整體地傾向更不認為要修改婚姻法的性別要求及推行同居制度化。表A14顯示了不同年齡、教育程度、信仰觀所得的平均值差異並不算大。

         

        表A13   不同特徵與婚姻制度取態的虛擬變數迴歸分析結果

        明光社

         

        表A14   按受訪者的特徵分類的婚姻制度取態平均值比較列表

        明光社

         

      5. 生活滿意度比較

        受訪者被問到對整體生活滿意的程度。透過虛擬變數迴歸分析,控制受訪群體的年齡、信仰觀、性別、教育程度,以觀察不同婚姻及養育狀況、育有子女數目的生活滿意差異。表15A顯示了,已婚有子女的、子女較少的受訪者,對生活更感滿意。表A16顯示了,未婚無子女、已婚無子女、已婚有更多子女等狀況在生活滿意程度上的平均值比較。

         

        表A15   不同特徵與生活滿意度的虛擬變數迴歸分析結果

        明光社

         

        表A16    按婚姻及養育狀況分類的生活滿意平均值比較列表

        明光社

         

      6. 婚姻信念、養育後代、婚姻制度的關係

        研究員嘗試透過統計學的簡易線性迴歸(Simple Linear Regression),了解婚姻信念、父母對後代的重要性、婚姻與後代的關聯等意見取態的模組,如何影響受訪者對修改婚姻法中性別要及同居制度,得出下列結果:
         

        R-sq=0.215,(F(3, 2,038)=186.061, p<0.001)

        模組方程式:修改性別要求及同居福利=4.514-0.060*父母對後代的重要性-0.321*對婚姻信念-0.287*婚姻與後代有關聯
         

        結果顯示認為婚姻與養育後代有關、對婚姻持正面信念兩種取態愈強烈的受訪者,則愈傾向反對修改婚姻法,兩者影響力相若;而認為父母對後代是重要的愈強烈,也傾向反對修改上述婚姻法,影響力比前兩項因子為弱。

         

  3. 「香港基督信徒婚姻態度」調查
    1. 目的

      第二部份調查旨在了解信徒對婚姻本質、婚姻制度及養育後代的看法,藉使用與第一部份相同的問卷,比較基督信徒與香港社會大眾在對婚姻信念、養育後代及婚姻制度上的取態。

       

    2. 日期及對象

      問卷調查於2015年12月至2016年4月期間進行,對象為18歲以上基督教會信徒。

       

    3. 樣本及抽樣方式

      抽樣方式為目標方便抽樣(purposive convenience sampling)。調查員透過傳真及電話邀請全港教會參與調查,透過教牧派發問卷,邀請18歲或以上教友填寫後即場交回,並將問卷收集及寄回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參加教會共36間,成功收回1,962份有效問卷。

       

    4. 研究工具

      問卷共有51條問題,分為7部份,分別是婚姻信念取態、婚姻制度取態、養育後代取態、生活滿意度、生活範疇滿意度、基本資料及信仰成熟度。除了最後的信仰成熟度的12條題目外,其他部份與第一部份的電話調查問卷大致相同。所有量表採用了李克特量表的五點量表,由1(非常不認為)至5(非常認為),3為中立,並設有「不肯定」選項。表A17顯示了各取態量表的信度。

       

      表A17    各取態量表的信度

      明光社

       

    5. 數據處理

      問卷設計符合電腦掃瞄格式,收集各教會問卷後,分批經軟件程式TestAnyTime 3.9掃瞄問卷,自動顯出沒有作答或錯誤作答的題目,由研究員以手動方式覆檢確認答案,再以SPSS 20.0作統計學分析。

      調查使用了各種統計學測試,受訪者特徵與各項取態的比較中,使用了虛擬變數迴歸分析,控制各項獨立變數,以模組觀察各變數的互動。本報告以雙星號(**)表示該係數於p值少於0.01;單星號(*)則表示該係數於p值少於0.05,兩者意味著在統計學上均有顯著差異。

      在處理某些變項時,研究員會將「唔肯定」、「無意見」或「拒絕回答」等幾個項目歸納為「系統遺漏值」。

      由於小數點約數緣故,數據分析中的百分比總和,不必然得出100.0%。

       

    6. 限制

      研究調查以「明光社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的名義,發信到全港教會。換言之,教會、工作人員及受訪者均對研究單位的背景知情。教會參與調查的意願,皆因不論是認識此機構而參與或不參與受到影響。受訪者填寫問卷的動機亦會因對研究機構知情而受到影響。

      是次參與的教會數目(36間)佔全港教會數目(1,287間)的2.8%。由於抽樣方式並非隨機抽樣,第二部份有關教會信徒的數字絕未能全面地反映香港信徒整體的意見,只能反映願意參與是次研究的一千多人的意見。因各種原因沒有參與調查的信徒的意見,或因而被忽略,未能反映在此調查中。

      是次調查參加者的同質性高:學歷較高,已婚者較多,意見傾向一致。

       

    7. 調查結果
      1. 受訪群體基本資料

        表A18顯示了受訪群體的各項基本資料的百分比。

        明光社

         

        表A18   受訪群體基本資料百分比列表

        明光社

         

        就12項信仰成熟度項目進行探索性因子分析。各變數間的共同因子分析值KMO=0.927;而Bartlett’s Test of Sphericity得出,chi-square=12702.244; d.f.=66; p<0.001;相關矩陣的決定因素=0.001。以上結果均顯示此部分適合進行探索性因子分析。然後,運用最大相似估計得出兩個因子,並能夠解釋總變異數的57.6%。有關因子的詳細項目及因子負荷,見表A19。以加權總和得分方式計算出兩項因子,因子分類命名按文獻所記敘的分別界定為:

        因子一:縱向信仰成熟度
        因子二:橫向信仰成熟度

        兩項因子之間的相關係數r詳見於表A20。表A21顯示了三個年齡分層下,兩項信仰成熟度的平均值比較,較年長的在兩項信仰成熟度的平均值得分較高。

         

        表A19    信仰成熟度因子項目及因子負荷

        明光社

         

        表A20    兩項因子之間的相關係數r

        明光社

         

        表A21    不同年齡層的受訪信徒群體的信仰成熟度平均值

        明光社

         

      2. 婚姻信念、婚姻制度及養育後代取態

        表A22顯示了受訪信徒的各項取態的分佈、總項數、平均值、標準差。標準差值較細,反映群體的意見相當集中。

         

        表A22   受訪信徒群體整體取態列表

        明光社

        ^原為反向題(Reverse),表中句子已轉向。

         

        認為「現行婚姻制度過時守舊」的受訪信徒中,較多人傾向認同男女同居制度化、同性同居制度化、以及修改婚姻法中性別要求。表A23顯示了受訪信徒群體取態的交互列表。

         

        表A23    傾向認同現行婚制過時的受訪信徒對各婚姻制度取態的百分比列表

        明光社

         

      3. 兩個調查取態的平均值比較

        比較兩部份調查中的取態,只有兩個項目在t-檢定中顯示,電話訪問與教會問卷的受訪群體之間未找到統計學上的顯著差異,它們分別是「婚姻生活是樂多於苦」及「就兒童成長來說,失去親生母親帶來很大負面影響」。其他項目都在t-檢定中取得顯著差異,觀察平均值可以得知兩個群體的意見的分別。

        要特別注意的是,在1-5分量表中,大部份平均值差距不到1分,顯示差異不大,亦沒出現改變意見傾向的情況,顯示意見方向大概一致,但強烈程度不一樣。計算誤差值約+/-0.03,一些相差不到0.13的差距,實質差異過於微細,不作考慮。詳細平均值差可參考表A24。

         

        表A24   兩部份調查各取態的平均值比較

        明光社

         

      4. 各取態因子的基本數據

        為了與電話調查的數據作對比,本部份參照電話訪問中取態因子分析所得的婚姻信念、養育後代、婚姻制度等因子的項目,以簡單總和分數方式(Simple Sum Scores Method),得出五項因子:

        因子一:對婚姻信念
        因子二:修改性別要求及同居福利
        因子三:修改人數、血緣、年齡規範
        因子四:父母對後代的重要性
        因子五:婚姻與後代的關聯

        五項因子的基本數據詳見於表A25。五項因子之間的相關係數r詳見於表A26。

         

        表A25    五項因子的平均值及標準差列表

        明光社

         

        表A26    五項因子之間的相關係數r

        明光社

         

      5. 受訪信徒特徵與五項因子的比較

        透過虛擬變數迴歸分析,控制受訪群體的年齡、婚姻及養育狀況、縱向與橫向信仰成熟度、性別、教育程度,以觀察不同特徵與五項因子的差異。表A27顯示了,已婚有子女的的信徒,更認同婚姻的正面信念、婚姻與後代有關、和父母對後代的重要;相對地,更反對修改婚制。縱向信仰成熟度較高的受訪信徒,較認同婚姻的正面信念、婚姻與後代有關、和父母對後代的重要等,又較反對修改婚制。橫向信仰成熟度較高的受訪信徒,輕微傾向更認同修改婚制。表A28比較了不同婚姻及養育狀況的五項因子平均值。

         

        表A27   不同特徵與五項取態因子的虛擬變數迴歸分析結果

        明光社

         

        表A28    按婚姻及養育狀況分類的五項取態因子平均值比較列表

        明光社

         

      6. 生活滿意度比較

        不同婚姻及養育狀況的信徒群體,在各生活滿意度上未有統計學上的顯著分別。表A29列出了各項平均值比較,以供參考。

         

        表A29    按婚姻及養育狀況分類的生活滿意平均值比較列表

        明光社

         

  4. 問題樣本
    1. 「香港人婚姻態度」問卷樣本
    2. 「香港基督信徒婚姻態度」調查問卷樣本

相關文章

從《盲婚試愛》看關係建立

張勇傑 |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性教育)
27/05/2022

媒體上有不少以戀愛交友為主題的真人show,如美國、英國的《慾罷不能》系列(Too Hot To Handle)、日本的《雙層公寓》系列、韓國的《單身即地獄》等等。這類節目總會以「配對」為目標,製作人會安排互不認識、參與製作的男女,在鏡頭前共同生活,看看他們能否擦出愛火花。

2020年在Netflix推出、一個嶄新形式的戀愛真人show——《盲婚試愛》(Love is Blind),節目推出後大受歡迎,之後再推出第二季,更拓展到推出「巴西篇」和「日本篇」。此節目與過去的戀愛真人show有所分別,製作人會安排所有參與製作的男女居住於同一宿舍,但男女雙方居住的地方卻被一面牆分隔,因此他們都不知道對方的外貌。參加者可以在10天內自由約會不同異性,彼此隔著牆在看不到對方的情況下交談。如此,在撇除「外表」因素的情況下,二人會透過聲音來建立情感,並尋找人生伴侶。當參加者覺得對方適合自己,認為自己找到了終身伴侶,就可「求婚」,「求婚」一旦成功,他/她才能一睹自己伴侶的廬山真面目,二人之後會一同生活數星期,如果到最後彼此情投意合,就會進行結婚典禮。

本年2月在Netflix上架的《盲婚試愛:日本篇》中,共有13位男生和11位女生參與節目,在經過數次約會交談後,參加者對素未謀面的異性有了基本認識,可能因著彼此有某些共同經驗或喜好,開始有參加者與個別異性相處時特別投契,漸漸對對方產生好感,甚至出現迷戀的感覺,最後有八位男參加者成功「求婚」,能與女伴見面。

可能因為大會揀選的參加者,他們的外表都達一定水平,所以大部份「求婚」成功的參加者,都對伴侶的外表感到滿意,但有一位女參加者卻被男伴的一頭金髮嚇壞了。女方表示如果在平日的社交生活裡遇上對方,一定不會考慮與他交往。但在看不到對方的情況下,彼此作了深入認識、了解,她被男方的內心吸引,二人最終更成為了少數能結為夫婦的參加者。

「外在美」和「內在美」哪一個因素在戀愛關係中更加重要?相信大部份人都會回答「內在美」,但「外表」是構成我們展現給人的「第一印象」,而「第一印象」在我們交友戀愛中往往產生很大的影響,如果「第一印象」欠佳的話,對方做的一切都可以是不討好的,人們許多時也不願意再嘗試了解或欣賞對方的「內在美」。但「第一印象」並不能全面地反映人們真實的一面,因此剛才提及的節目嘗試將「外表」因素移除,讓參加者透過交談,由最初的閒聊,漸漸分享到彼此對人生、婚姻、家庭等等的想法,讓參加者有機會直接觀察對方的內心世界。不少參加者都認為這種相處方式,能幫他們找到了自己的心靈夥伴。不過,在短短10天的日子裡,真的足以讓人尋找自己的理想伴侶嗎?

「求婚」成功的參加者可離開原先居住的宿舍,與伴侶一同生活,但激情來得快,去得亦快。就算最初跟對方有多投契,也需面對真實相處的考驗,參加者憧憬跟伴侶相處的美好生活,都可能只是一廂情願的幻想。「求婚」成功的八對情侶陸續出現因了解而分開的情況,有人突然對伴侶失去興趣、有人由活潑健談變得沉默寡言、有人因太專注工作而冷落了伴侶、有人發覺彼此性格嚴重不合、有人一直不願意向伴侶打開心扉、更有人發現伴侶所說的話原來只是不盡不實的謊言。

原來在撇除「外表」因素下建立的「第一印象」,也可以是十分不準確的,因為我們都會傾向努力向自己喜歡的人展現自己的優點,掩飾自己的缺點。但當二人關係日漸親密,人的本性自然會慢慢流露出來,當初努力隱藏的缺點就會浮現,二人生活上的習慣、想法、價值觀等差異也可以令二人產生衝突,再加上他們相處的時間太短,建立起來的感情也不深厚,彼此關係太脆弱,令雙方無法接納和包容對方的不足。節目最後只得兩對情侶能踏上紅地氈,進行結婚典禮,成為真正的夫婦。

我們每天都要面對面與人溝通,當遇上外表吸引的人,難免會因對方的外表而產生好感,甚至迷戀對方,但其實這份情感只是建立於自己對對方簡單的認知,再自我幻想出來的美好想像。在今天講求感覺的戀愛文化下,不少人認為「啱feel」就會向對方展開追求,但如果就此發展感情,愛上的只是彼此構建出來的虛像,時間一過,就如節目中的男女一樣,發現對方並不如自己所想像的美好,最終分手收場,自己也弄得遍體鱗傷。

所以,當我們對別人產生好感時,不妨停下來,先嘗試與對方作朋友,以朋友的角度慢慢觀察對方待人處事的態度,以及了解對方對不同事情的看法。當與對方成為真正的朋友時,我們才有能力欣賞到他/她的「內在美」,這時才認真檢視對方的整體,不只是外表,還有內涵、性格、彼此的相處方式等等,看看他/她是否適合作伴侶,之後才向對方表達心意,相信這樣的發展,二人的關係會較穩固。就算在認識的過程中,發覺對方並不適合自己,二人無法成為情侶,但能結交多一位朋友,也是一件好事。

最後,祝福在節目中成婚的兩對夫婦永遠幸福快樂。

教會不能忽視的牧養群體:離婚再婚人士

傅丹梅 | 明光社事工顧問
27/05/2022

根據政府統計處2021年資料,每千名人口計算的粗離婚率由1991年的1.11人上升至2019年的2.82人,離婚判令數字在1991年至2019年間上升了2.36倍,由6,295宗大幅上升至21,157宗,與此同時,再婚數字也不斷上升,由1991年的4,892宗、5803人大幅上升至2019年的15,832宗、23,821人,按宗數計上升了2.24倍,按人數計則上升了3.1倍。離婚再婚的人士日漸增加,當中亦有一部份是基督徒,面對愈來愈多的信徒離婚甚至再婚,教會可以怎樣回應?

筆者第一個遇到的再婚個案是大約在八年前,這兩位準新人都曾經離婚,其中一人是離婚後信主的,帶他信主的正是他當時的未婚妻,他們希望在教會舉行婚禮,教會的借堂前提是必須要完成婚前輔導,因此,他們很努力尋找婚前輔導服務,他們都承認自己在上一段婚姻做得不好,導致離婚,因此,他們希望這一次的婚姻不會重蹈上一次失敗的覆轍,可以擁有一生一世的婚姻,他們對婚姻的認真令我非常動容,以致當他們所屬的教會牧師因教會章則寫明,牧師不可以出席離婚再婚人士的婚禮或擔任任何崗位,他們邀請我幫忙時,我也義不容辭答允為他們訓勉。

這件事促使我思想,當教牧因信仰原則及教會體制反對離婚人士再婚,未能在他們有需要時伸出援手,令離婚再婚人士好像永遠被教會拒諸門外,似乎有點不近人情。但按《聖經》的教導,除了配偶死亡外,似乎沒有可以再婚的理由,因為即使是離婚,也不是神起初的心意,只是因為人的心硬才容許的,因此,如要在教義中尋找支持離婚或再婚的理據,似乎不太可能。但是否因為這樣,教會便可以忽略這些人的需要,馬太福音九章35至38節:「耶穌走遍各城各鄉,在會堂裡教訓人,宣講天國的福音,又醫治各樣的病症。 他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於是對門徒說:『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耶穌尚且會因為看見人困苦流離而憐憫他們,差派工人去牧養他們,更何況今天教會看見眾多離婚再婚人士的需要,又怎能視而不見呢?

從醫治及挽回的角度出發

既然無法忽視離婚再婚人士的需要,教會可從醫治及挽回的角度出發,幫助他們從過去的失敗中汲取教訓,從受傷的生命慢慢復元,得醫治後重新學習愛及成長,一般離婚人士都需要經過一段復元的歷程,時間大概是一至兩年 :

  1. 清楚認識受傷的地方;
  2. 了解這些傷害對自己的影響,有甚麼感受和意義;
  3. 接受自己受傷的情緒,如傷心、內疚、憤怒;
  4. 檢討婚姻失敗的原因及過程,想一想各人的過錯和責任;
  5. 承認及承擔自己要負上的責任,認識自己的幽暗面及限制;
  6. 嘗試代入對方的角色和處境,想一想對方的想法及感受;
  7. 想一想對方是否值得饒恕(縱然不值得,但你仍可以選擇饒恕);
  8. 想一想饒恕或不饒恕對自己及對方有甚麼影響;
  9. 決定是否饒恕及和解;
  10. 決定後,重新思考自己和前配偶日後的關係及相處模式。

從兒童福祉的角度出發

在過去多年幫助離婚再婚人士的經驗中,發現很多家長在再婚時都會忽略孩子的想法及需要,只會一廂情願地以為孩子會為他們找到幸福而高興,事實並不然,孩子很多時已習慣與單親的爸爸或媽媽生活,他們並不想生活有甚麼轉變,因此,當父母計劃再婚時,應盡早告訴孩子,給予足夠時間讓孩子適應,亦要聆聽孩子對於你的決定有何想法。教牧幫助再婚人士,除了幫助成年人,最重要是可以幫助他們的子女。孩子面對父母離婚或再婚的決定,都是沒有角色的,他們沒有參與決定,身邊的人也未必能幫助他們,因擔心標籤效應,社會上或學校都不會有服務是專為離婚或再婚家庭的孩子而設的,最有效幫助孩子的方法是幫助他們的父母,父母有正確的價值觀及態度管教孩子,孩子出問題的機會較低。為了孩子的緣故,教會也應該正視再婚人士/家庭的需要。

兩種離婚再婚人士的牧養需要

教會為基督的緣故醫治及挽回這些曾失腳的弟兄姊妹,給予他們重生的機會,在輔導牧養過程中,我們會遇到兩種離婚再婚人士的需要,第一種是合乎《聖經》的離婚再婚;而第二種則是不合乎《聖經》的離婚再婚,但肢體仍堅決結婚。

  1. 合乎《聖經》的離婚再婚:先說第一種情況,合乎《聖經》的離婚再婚,就是前配偶已然離世或已再婚,這個情況較容易被教會接受,因已無法與前一段婚姻的配偶復婚,剩下的就是是否承認自己在上一段婚姻所犯的罪,尋求教會的原諒,並承諾在新的婚姻中會遵行《聖經》教導。
  1. 不合乎《聖經》的離婚再婚:第二種情況則包括當事人犯姦淫導致離婚,這情況則較難被原諒,筆者曾經輔導的一個個案便是當事人因為自己發生婚外情導致離婚,雖然後來他很後悔,嘗試挽救婚姻,但太太無法原諒他,他被視為「渣男」,背棄承諾及婚姻,經歷眾叛親離,教會停了他的所有事奉及聖餐,弟兄姊妹也不理會他,任由他自生自滅,以他的說法是教會對他執行「無期徒刑」,因此,離婚後他也沒有返教會,直至遇到現時的未婚妻,她鼓勵他返教會,重新與神和好。他已承認自己曾經犯的錯,但事過境遷,物換星移,他與前妻已沒有破鏡重圓的機會,加上他亦有新的愛情,希望與新的戀人共度餘生,難道教會就不可以網開一面嗎?約翰一書一章9節提到,「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不義。」當一個曾經犯罪、得罪神、得罪人的弟兄或姊妹,他願意為自己曾經犯的罪,向神、人及教會認罪悔改,教會實應該給予他改過的機會,否則,他只能選擇悄悄離開教會,這樣對當事人、對教會及整個基督教信仰都不是最好的選擇。面對這樣的情況,筆者認為教會可以考慮在準新人滿足一些教會的要求下,讓他們可以在教會舉行婚禮,這些要求包括:
  1. 準新人面對上一段破裂的婚姻,表示悔意及嘗試尋求教會及前配偶的原諒,不論會否獲得原諒。
  2. 準新人必須清楚基督教信仰對婚姻的目的及意義,即一男一女,一生一世的關係。
  3. 準新人承諾繼續承擔前度婚姻的一些責任,如供養未成年子女及準時付贍養費(如有)。

即使不讓他們在教會舉行婚禮,教會亦可以考慮給予推薦信,這是某些教會的借堂條件之一(下表),使他們可以租借其他教會舉行婚禮。如果未能滿足教會的要求,準新人也可以選擇在可供非教徒行禮的教堂舉行婚禮。[1] 更重要的是:在何處行禮只是一時之事,但如何繼續合神心意的教會生活是一生之久的事。

明光社

總結

按基督教信仰原則,婚姻是神聖的,離婚或再婚都不是神設立婚姻的心意,可是,面對愈來愈多的離婚及再婚的情況,教會是時候思考如何牧養這些弟兄姊妹,透過幫助準新人整理上一段婚姻中一些未了之事,包括承認自己在上一段婚姻做錯的地方,祈求前配偶、教會及神的原諒,只是,能否得到饒恕並不是當事人可以決定的,但他最少要有悔罪的心,這樣,才能一步一步將他們再次帶回神的身邊。教會為離婚者提供幫助並不等於教會贊同離婚,而是從醫治及挽回的角度出發,以及藉幫助再婚父母,從而幫助他們的孩子。多年的輔導經驗讓我深深體會人性的軟弱,很多時,人都會因為性格的問題、幼稚及自私的想法,放不下面子、尋求片刻的刺激及一時衝動,造成一段婚姻終結,隨著時間過去,人亦慢慢成長成熟,對自己的了解增加了,也更清楚甚麼人才適合做伴侶,假如能遇到適合的對象,教會是否可以藉機幫助他們重建對婚姻的責任感?


[1] 以下三間教堂,可供非教徒舉行婚禮:伯大尼小教堂——有逾130年歷史的新歌德式教堂,為香港法定古蹟之一;愉景灣海濱白教堂——屬香港愉景灣酒店的海邊教堂;鯉魚門公園及度假村禮堂——公園前身為英軍軍營教堂。

再婚的婚前輔導服務評估研究報告——量性研究分析

傅丹梅 | 明光社事工顧問
31/03/2022

雖然經濟結構改變、文化及社會變遷對香港的家庭造成很大衝擊,離婚人數不斷上升,但是再婚人數也以倍增上升。據政府統計處資料(2021),每千名人口計算的粗離婚率由1991年的1.11人上升至2019年的2.82人,離婚判令數字在1991年至2019年間上升了2.36倍,由6,295宗大幅上升至21,157宗,與此同時,再婚數字也不斷上升,由1991年的4,892宗,5,803人大幅上升至2019年的15,832宗,23,821人,按宗數計上升了2.24倍,按人數計則上升了3.1倍。可是,再婚家庭面對的困難比初次結婚的家庭大,包括:前段婚姻帶來的傷痛和糾纏;婚後要即時承擔「父」、「母」的責任及原生家庭對再婚的接納;以及親生父母與繼父繼母的親職協調等等。學者提出,經專業訓練人士提供有質素的婚前服務,可消除對再婚的種種迷思以致再婚後對家庭生活有更切實際的預期(Winifred & Mike, 2014),能使再婚人士受益。家庭系統理論及認知行為治療的理念中,有關的信念或期望調整也有助婚姻關係及家庭關係(包括親子關係)的適應。

明光社

明光社獲民政事務局及家庭議會資助,於2021年間為30對計劃再婚的離婚人士,提供婚前輔導服務,並委託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專業顧問劉玉琼博士及其研究團隊為這項服務對再婚人士的成效進行研究。作為香港首個再婚婚前準備服務的評估研究,研究旨在透過形成性研究和評估(formative study and assessment),以及成效評估(outcome assessment),建構一套適用於香港,並以實證為本的再婚準備輔導服務模式。是次研究採用了量性研究、質性訪談與實地觀察三個研究方法,研究共有三個部份:服務開展前的形成性研究,服務過程/程序評估及服務成效的量性研究。

劉博士與她的團隊於2021年2月至11月期間,採用了量性研究(52人參與)、質性訪談(50人參與)及實地觀察(6人參與)三個研究方法為本社的再婚的婚前輔導進行研究,整個研究流程及人數如下:

明光社

篇幅所限,本文主要分析量性研究結果。研究採用準實驗研究設計(quasi-experimental design),以追蹤評估的方法,透過前測、後測,及跟進評估的方式收集數據。前測(pretest)在再婚伴侶接受服務之前(第一節前)進行,後測(posttest)在再婚伴侶接受服務之後(第五節完結時)進行。

研究的服務使用者背景資料

是次對象以中年、高教育水平及高個人收入為主。服務使用者中84.6%(44人)年齡在50歲或以下,男性比女性年齡稍長:半數(50.0%,13人)女性為26至40歲,46.2%(12人)男性在41歲至50歲之間。教育水平方面,一半(50%,13人)男性及六成(61.5%,16人)女性具大學或以上學歷,男女合共只有四分之一(25%,13人)教育水平為中學或以下;男女合共有73.1%(38人)月入在2020年全港個人收入中位數的18,400元之上(Census and Statistics Department, 2021),其中25.0%(13人)個人月入超過四萬五千元,即有大約四分之一服訪者屬全港收入最高的10%(2020年為45,300元)。男女服務使用者在年齡、教育程度及個人收入水平均沒有顯著分別。

再婚信念

再婚信念量表(Remarriage Belief Inventory [RMBI], Higginbotham & Adler-Baeder, 2008)包括七個面向,頻率分析發現服務使用者對再婚信念各個面向看法不一,具體情況如下:

1.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大部份服務使用者認同過去應讓它過去,輔導後認同的這看法的服務使用者增加至83.7%及89.8%;

2. 再婚的重組家庭是次一等的家庭:輔導後,非常不同意/不同意「再婚家庭無法取代原生家庭」的服務使用者則由49.0%上升至63.3%;

3. 再婚成功的機會渺茫:輔導後不同意這些看法的百分比分別上升至61.2%、39.6%、32.7%及43.8%。當中以不認同「再婚夫婦可能會犯上在前段婚姻中相同的錯誤」及「離過婚的人很可能會再次離婚」增幅最大,分別達30.3%及28.5%,反映伴侶雙方對再婚的信心增加。

4. 再婚家庭應以孩子為先:輔導前對此看法持中立及不認同的比例相若,均有三至四成,輔導後不認同以孩子為先的服務使用者增至五至六成,而中立者則下降至四分之一左右。交叉表顯示,不認同者以子女已成年和未婚的服務使用者為多。

5. 新配偶是完美的:雖然大部份服務使用者認為新配偶較好,較了解自己及較能調和夫妻關係,但輔導前有61.5%服務使用者表示不同意「新配偶應該沒有前配偶所有的一切問題」,輔導後增加至69.4%,反映輔導有助雙方互相認識了解。

6. 要聚合兩方的財政資源:四成左右輔導前持中立看法,輔導後認同的百分比稍微增加,當中認同「在再婚家庭中,夫婦雙方的收入應聯合共用」輔導後增加10.8%,達53.1%。

7. 再婚適應很快就能過渡:對於婚後家庭生活適應,輔導後認同此看法的服務使用者增加。輔導後認同「再婚後應很快適應再婚家庭生活」的百分比由輔導前的34.6%上升了18.5%至53.1%;但對於繼父母子女的感情應很快發展,輔導後持中立意見的服務使用者減少了,認同及不認同者都有增加,但仍以不認同佔多數:50%不認同「再婚後,繼父繼母應很快就可以建立父母的權威以及跟孩子變得親密」,34.7%不認同「孩子和繼父繼母之間的情感聯繫應迅速發展出來」。

伴侶關係

是次研究採用改良版夫妻適應量表(Revised Dyadic Adjustment Scale, DAS)(Busby et al., 2017)來檢測。該量表包含三個指標共14條題目,包括共識、滿意度和凝聚力三個維度。

1. 共識:除情感表達方式外,其他各項均有過半服務使用者認為伴侶雙方是幾乎完全一致/完全一致。輔導後,認為有共識的服務使用者增加。增加最多的是在決定層面,從輔導前的51%及54%上升至輔導後的71.4%及73.5%。情感表達是共識最弱的一項,輔導前只有36.5%服務使用者認為是幾乎完全一致/完全一致,輔導後升至40.8%,反映共識有所改善。

2. 滿意度:輔導後有不同方向的變化。在衝突方面,認為伴侶雙方很少/完全沒有爭吵的服務使用者增加了8.9%至55.1%;認為很少/完全沒有惹怒對方的服務使用者增加了7.3%至59.2%,但認為常惹怒對方的服務使用者也從3.8%增加8.4%至12.2%,後悔及考慮終止雙方關係的服務使用者也由輔導前的零上升了4.1%(2人)及8.2%(4人)。反映再婚婚前輔導有助伴侶雙方反思是否已經準備好進入婚姻,還是需要再考慮清楚,這也是輔導的目的之一。

3. 凝聚力:輔導前後變化不大,均有三成左右每月一至兩次或更少、每週一次、或每天一起合作做事情、冷靜討論和交流意見。

對再婚輔導服務的評價

服務使用者對明光社提供的再婚輔導服務感到滿意。幾乎所有服務使用者(98.0%)均同意/非常同意服務使他們了解到再婚家庭可能面對的困難及挑戰,而且,絕大部份(91.8%)認為他們知道如何面對或處理。總的來說,87.6%認為他們對再婚的信心增加了,98.0%對明光社再婚婚前輔導感到滿意或非常滿意。

瀏覽及下載整本研究報告

明光社的社關情

傅丹梅 | 明光社事工顧問
20/01/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