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傳媒文化推介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趙良駿

多謝科技的發展,不見四十年的同學現在天天在群組內互道近況。除了緬懷過往的校園趣事外,亦尋找從前香港的歷史圖片,回味一番。

我說,除了在舊照片找回香港的面貎外,亦可以從過往的港產片中,重溫這個城市的面貎。

的確,隨著多年城市的急速發展,好多兒時身邊的地方已經變得面目全非,唯有盼望在觀賞電影時,一邊留意情節,一邊重溫當時的香港。

朋友問有甚麼推介,我思考片刻,寫下趙良駿這個名字。

我一直認為趙良駿是一位被低估的港產片導演,他的電影多以香港的情和物出發,體現他對香港社會的思考,以下幾部電影是一些例子。

《神行太保》是一套描述記者如何合力對付惡勢力的電影。筆者是研究傳媒教育的,所以對此片的印象特別深刻。到了差不多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本地的新聞從業員活在一個在政治制度及自我審查的情況下,重溫此片令人慨嘆不已。更重要的是此片的外景盡獵當時香港的面貎,到了現在,香港也面目全非了。

之後的《記得香蕉成熟時》、《新同居時代》及《奇異旅程之真心愛生命》等都各有特色,就如一貫的趙良駿,影片除了探討不同的人生議題外,更把不同年日的香港城市面貎放進電影中。

War Room

夫婦小組活動為電影週,播的電影名為War Room (中譯《戰爭之屋》)。

我以為是戰爭片,卻原來是福音電影。故事關於一個家庭的掙扎,夫婦之間常因家中瑣事及金錢吵鬧。總之,女的一句埋怨,男的回贈咆哮!可憐的是他們的小寶貝,活在父母吵鬧中間,感到不是味兒時,只有和同學分享心中的不快。

女的是地產經紀,一次替老婦人賣屋,在檢查房子時,發覺一間特別的房間,本來是衣帽間,但老婦人把它改為祈禱室,又叫戰爭室(War Room),何解呢?原來老婦人是個虔誠的基督徒,以每天恆切禱告打屬靈爭戰,在談話之時,將禱告的重要性與人分享,亦鼓勵女主角要為家庭禱告。

《三人行》——「自以為是」的不同面貌

《三人行》是一套高調談論道德及人性盲點的電影。早在《三人行》在香港正式上演之前,導演杜琪峯及監製游乃海便已向傳媒表明此片的場景雖為醫院,但反映的其實是社會的縮影。在這前設之下,筆者便明白了為何這間醫院沒有把悍匪、瘋子或植物人一一隔離,因為在現實中,你或許平時看不到他們,但他們卻真實地與你共存在同一個社會。《三人行》主要透過三位主角的故事:一個悍匪(鍾漢良飾)、一個警察(古天樂飾)、一個醫生(趙薇飾),向觀眾表達出每個人都有錯,但往往人不知道自己有錯、甚至不承認自己會錯誤這番道理。
 
既然《三人行》想要為觀眾呈現每個人都有錯,那麼這三個角色的過錯分別是甚麼?先說悍匪,既然角色一早設定他是搶劫銀行的悍匪,很自然「打劫」應該是他最大的過錯。這種想法很自然,卻並不是導演及編劇最想說的,搶劫只是悍匪表面上的壞,他更深層次的壞,在於他自以為掌控了一切。從他被送進醫院那一刻開始,他便一直不甘心處於被動的狀態,為了挑戰警方向他非法開槍,他拒絕接受手術。其後,他更以琅琅上口的哲學、修改自希波克拉底誓言(Hippocratic Oath)的日內瓦宣言等言論來控制警察及醫生的情緒,甚至成功地讓醫生間接協助他找同黨報復。他對警察說他經常笑,因為一切都在他掌控之內。
 

From "Justice" to "Eye in the Sky"

早前,哈佛大學教授Michael Sandel 訪港,在中文大學演講,題目是What Money Can’t Buy,座無虛席。在香港這個以利字掛帥的城市,近年來很多知識份子及年青人都反思金錢是否萬能這個話題,有大學畢業生寧願拋棄高薪厚職,回歸大自然,做個農夫,為的是實現兒時夢想,亦有人醫科畢業,卻去做個藝術家。當然,更加主流的是看甚麼也是商品,總有一個買賣的價錢,以致用金錢及權利,換取特事特辦的便利。

其實Michael Sandel開始在港受人留意的,是他的另一著作“Justice”,中文譯本名為《正義—一場思辯之旅》。除了書本外,YouTube亦有他在課堂中如何講解當中概念的影片,輕鬆有趣,亦發人深省。

其中第一課是經典的哲學問題,就是可否以一個人的生命,來換取五個人的存活,有興趣的讀者可上網看,有中英文字幕,簡單易明。

n9799_img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