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傳媒文化推介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飛一般夢想

張志儉博士
香港傳媒教育協會主席
02/09/2015

當你問學生喜歡唸甚麼科目時,答案可能不同,但其中一個共通點可會是因他們喜歡教授這個科目的老師。
 
是的,沒有人生下來便會說我喜歡語文,或者我要精研數理化。通常都是在求學過程中遇到一位好老師,啟發他們的興趣,從而愛上這科目。
 

只要還有夢

張志儉博士
香港傳媒教育協會主席
09/09/2015

最近有很多關於難民的消息,令人不安。然而戰亂所至,生靈塗炭,人命變得低賤。幸運的人得到外國收留,但一時間會難以融入當地社會文化,一些年青人亦因而虛度大好學習時光,長大後更成了社會的負累。
 
在美國,種族歧視仍然嚴重,若你不是純種白人,或者家裡能夠負擔昂貴學貴,可以入讀私校的話,少數族裔在教育上遇到的困難,真是罄竹難書。
 

《玩轉腦朋友》/《頭腦特工隊》

雷競業博士
中國神學研究院神學科副教授
23/09/2015

今天的流行電影,是科幻和超級英雄的世界,片中的主角往往有很獨特的性格,面對一些常人不會遇到的情況,也不能帶出一般的人情世故所面對的選擇,嚴格來說是「不近人情」的故事。反而近年荷里活的卡通電影,往往能脫離傳統的「好人、壞人」的陳規,能深刻地道出人情世故的精妙。

歌詞的社會意義

張志儉博士
香港傳媒教育協會主席
05/10/2015
大家都喜歡聽歌,但原因各有不同。有人喜歡沉醉在美麗的音符內,有些人以音樂減壓,亦有人於歌詞裡找到自己的剎那回憶,更有些人於歌曲中尋到慰藉。而歌曲有另外一個作用,就是反映當時的社會狀況,人們的生活百態。
 
就以工作態度為例,七十年代許冠傑的「半斤八兩」反映了打工仔的心聲:
 

來自星星的「福音電影」

陳永浩博士
恒生管理學院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
16/10/2015

自從多年前的《一百萬零一夜》,和《作死不離三兄弟》在港先後上映,叫好叫座後,大家對印度「寶萊塢」(Bollywood,意比美國的荷里活)電影作品大感興趣。說到印度電影今年的力作,相信離不開《來自星星的PK》這部作品了。
 

一齣永垂電影史上的電影 《大國民》

陳春明
香港傳媒教育協會成員
22/10/2015

《大國民》是由奧遜威爾斯 (Orsen Welles) 在1941年自導自演,而編劇則由 Herman Mankiewicz 負責。內容講述記者湯普森,為了追查一位報業傳媒大亨臨終時所提及過的一句說話,而縷述了這位傳媒大亨一生的傳奇。
 

《十二公民》

張志儉博士
香港傳媒教育協會主席
28/10/2015

有些電影受到觀眾歡迎,票房賣座之後,便會拍續集,然後長拍長有,如西方的「星球大戰系列」、「超人系列」,及本地的「金庸武俠系列」與「黃飛鴻」。更有一些電影在本土受到歡迎,獲得外地青睞,然後翻拍,如港產片《無間道》,被馬田史高西斯翻拍成為《Departed》,同樣賣座,更在奧斯卡頒奬禮中,大放異彩。
 

看得精彩,也看到心痛的《換諜者》

陳永浩博士
恒生管理學院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
12/11/2015

時為上世紀六十年代。美蘇兩個超級大國,正值冷戰高峰:兩國都部署了足以毀掉地球N次的核武器,要確保能夠摧毀對家的核彈之餘,也要確保自己的核彈不會因對方先發制人而受破壞。結果,雙方鬥法,由互鬥核武發展到間諜戰。雙方都出盡法寶,或派出間諜,或是高空偵察。總之就是設法知道對家的武器資訊,同時堵截己方資訊免被對方知悉。
 

《哪一天我們會飛》- 我們是否已成為一片齒輪

郭卓靈
明光社項目主任(傳媒教育及行動)
17/11/2015

筆者有機會和朋友們看《哪一天我們會飛》的謝票場,這場次是預先公告時間的,好讓大家買票去一睹三名年青演員的風采。這場謝票場全院滿座,觀眾反應亦很好。當編劇陳心遙問在場觀眾如果自己是如主角余鳳芝,會挑與蘇博文還是彭盛華? 很有趣,有九成半觀眾表示會挑與蘇博文一起! 可能是因為受他默默為余付出所感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