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同運議程LGBT Agenda (2020年8月)

吳慧華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16/09/2020

承繼自席捲全球的西方性解放浪潮,其推動性文化改革的核心意識是:任何性傾向和性別身份都是天生、正常、不可改變及道德正當的。透過一步一步滲透文化、教育和法律,它強制異見者消音,並瓦解「性別、婚姻、家庭」等倫理價值。

國際

泰國內閣於2020年7月8日通過「民事伴侶法」(Civil Partnership Act)草案與「民事與商事法」(Civil and Commercial Code)修正案,有關草案及修正案將送往國會審議及等候批准。「民事伴侶法」草案允許年滿17歲或以上且至少其中一方為泰國公民的同性伴侶進行民事登記,登記的同性伴侶能享有部份猶如異性夫妻一樣的法律權利,如繼承權與收養權等,只是無法享有一些異性配偶福利,如稅務豁免、社會保障福利、某些形式的國家福利等。若同性伴侶未滿17歲者,必須獲得父母、監護人、法院的文字書面同意,完成登記後,未成年同性配偶將被視為成年配偶。「民事與商事法」修正案為民事結合制定進一步的規定,例如已有法律認定之伴侶,則不可再登記。民事結合關係會因死亡、自願分居或法院命令而終止。
泰國政府副發言人Ratchada Dhnadirek表示,「民事伴侶法」及「民事與商事法」修正案讓不同性傾向的社群、不同性別人士能夠享受平等,更是促進泰國社會性別平等的重要一步。不過,LGBTQ(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酷兒)社群的一些成員仍然認為,法案不足以確保平等權利。[1]

 

位於東歐的黑山(Montenegro成為非歐盟成員國中,第一個承認同性伴侶民事結合(same-sex civil partnerships)的歐洲國家。2020年7月1日,黑山的國會以42比5的懸殊比例,通過有關法案,民事結合的同性伴侶享有和異性戀伴侶一樣的權利。黑山並不容許代孕母服務,無論異性戀夫妻或一般伴侶都不能使用有關服務,因此同性伴侶亦一樣,不能尋求人工受孕。另外,民事結合的同性伴侶並不能收養兒童。
早在2014年,同性伴侶民事結合法案遭到國會否決,2019年7月再次闖關仍未能通過,主要被塞爾維亞正教會(Serbian Orthodox Church)強烈阻止。今次終於通過法案,在黑山創立最久的性別倡議團體LGBT前進論壇(The LGBT Forum Progress)對此表示歡迎,認為這對於該國的LGBT人士來說,有著「難以名狀的重大意義」。
黑山總理馬爾科維奇(Dusko Markovic)在社交媒體公開表示,通過同性伴侶民事結合法案代表「我國社會的民主成熟程度與族群融合過程,都朝正確方向邁進了一大步。」他表示:「在歐洲的黑山裡,絕不允許存在任何與性傾向有關的歧視。」黑山總統久卡諾維奇(Milo Djukanovic)亦表示,該法案令黑山離「加入發展最完善的世界民主政體」更近了一點。說穿了,黑山政府認為,通過同性伴侶民事結合法將促進少數群體的權益,有助於黑山加入歐盟。[2]

 

2020年7月5日,著名英國女作家羅琳(J.K. Rowling)因著在社交媒體發表的言論,再次惹來跨性別人權倡議人士猛烈抨擊。跨性別模特兒Munroe Bergdorf回應羅琳的言論,指到這位作家「危險」,並且對LGBT(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人士來說是個「威脅」。
這一次,羅琳把跨性別人士使用的荷爾蒙療程(hormone treatment)比作新式的更正治療(conversion therapy)。她提到:「許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內,都相信我們正在看著年輕的同性戀者使用新式的更正治療(她是指荷爾蒙治療),他們下定決心終身都在醫療的道路上,這可能會導致他們喪失生育能力和/或性方面的功能。」
跨性別人權倡議人士一再批評羅琳多次對跨性別議題的評論不當。羅琳於今年6月7日轉載一篇評論文章,它的標題是「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疫情之後,要為到有月經的人製造更加平等的世界……」她回應道「『有月經的人』,我肯定那些人曾經用過這一個詞……」她之後提到三個字「Wumben? Wimpund? Woomud?」,似乎暗示女人(Woman)一詞已變得模糊。有跨性別人士認為,不能受限於生理性別,生理性別是男性的人,只要社會性別是女性,即使沒有月經的人也可以是女性。早在2019年12月,羅琳已經惹來很多人不滿,事緣她對稅務專家Maya Forstater的言論表示支持。Forstater因著在社交媒體發表言論指男性不可能改變他們的生理性別而失去了工作。
面對多次的抨擊,羅琳在今年6月10日選擇發長文解釋,該文章題為“J.K. Rowling Writes about Her Reasons for Speaking out on Sex and Gender Issues”,她在文中指自己在去年支持Forstater,其實在此以前,大概在兩年之前,她已經關注有關性別身份(gender identity)的討論,以及與不少跨性別者會面,她認為自己的個人經驗及知識已經到達專業水平。在文中,她亦提到她有五大理由擔心新跨性別激進主義(new trans activism):一、此主義推動著侵蝕生理性別(sex)在法律中的定義,並且想以社會性別(gender)取代它;二、身為前老師及兒童慈善組織創辦人,她關注跨性別權利的運動對教育及保護兒童有何影響;三、她關心及公開捍衛言論自由;四、她看到希望改變性別的年輕女性人數激增,另一方面,愈來愈多變性的年輕女性後悔採取了某些步驟,想要返回原來性別,然而這些步驟在某些情況下已經奪走了她們的生育能力,讓她們的身體無法回復如初;五、 她披露自己曾被家暴及性侵,她和為數不少跟她有相似經歷的女性憂患與共,而這些女性因為希望尋求只供女性使用的空間,卻因而被指控為偏執,她希望跨性別女性得到安全,但同時,她不想其他女性少了安全。她寫道:「當你讓任何相信或覺得自己是女性的男性打開廁所和更衣室的大門……你是對任何男性和所有想進去的男人打開大門。」
無論羅琳如何解釋,在支持同運人士眼中,她仍是歧視跨性別者的人,她的兩大粉絲網站:The Leaky Cauldron和MuggleNet表示,不再提供羅琳個人網站連結。另外,不少與她合作過的演員也表示不認同她的言論,要與她劃清界線。[3]

 

明光社

波蘭總統杜達(Andrzej Duda)競選連任,在選舉期間曾表示如成功連任,他將修憲以明文禁止同性伴侶收養孩子,他又多次公開指LGBT平權運動破壞傳統家庭價值,對國家造成威脅。2020年7月13日波蘭選舉委員會宣布杜達連任成功。麈埃落定,波蘭知名LGBT運動人士Bart Staszewski在facebook詢問是否有人在想要離開波蘭,在數以百計的回覆裡,大部份人都說他們正在考慮或已經離開波蘭。Staszewski表示:「這次人們不是為了尋找薪水更高的工作,而是為了尋找尊嚴與尊重。人們希望覺得受到政府保護,而不是被當成敵人。」[4]

 

位於非洲中西部的蓬(Gabon,該國的國民議會於2020年6月23日表決通過把同性性行為除罪化。有24名議員投反對票,25人棄權,卻有48名議員支持政府的提案,令提案獲通過。有關提案建議廢除在2019年立的一項法例:《刑法》中第402條第五段:禁止同性之間的性關係,觸犯該法最高可被判監六個月,以及被罰款500萬元中非金融合作法郎(約67,000港元)。
提案在2020年6月29日獲參議院通過,隨後在7月7日獲總統Ali Bongo簽署,正式在該國把同性性行為除罪化。[5]

 

蘇丹過渡政府在2020年7月13日通過一系列改革法案,包括廢除針對肛交行為的鞭刑和死刑,但肛交仍被視為罪行,違者可被判監五年至終身監禁。依據蘇丹的《刑法1991》第148條,不論異性戀或同性戀者進行肛交都是犯法的,初犯者可被判罰100下鞭刑,有可能被判不超過五年的監禁刑期,再犯者同樣會被判罰100下鞭刑,並接受不超過五年的監禁,第三次犯法者則會被判以死刑或終身監禁。隨著改革法案,《刑法1991》第148條亦會被修改。[6]

 

2020年6月9日,印尼南蘇拉威西省(South Sulawesi)索彭縣(Soppeng一對新人舉辦婚禮,新郎24歲,新娘21歲,婚禮以伊斯蘭教儀式舉行;但有受邀參加婚禮的賓客懷疑新郎是女性,向村長及警方檢舉。警察局犯罪調查小組組長Amri指出,經身體檢查並約訪村里七名人士後,證實新郎為女性,這對新婚女同志涉嫌修改新郎身份證的性別。警方逮捕兩人,兩人涉嫌觸犯《刑法》第263條的偽造文書罪,最高可被判六年監禁。
這對新人交往五個月,新娘約在兩個月前知道自己的情人原來是女性,但因二人相愛,她決定接受對方的求婚,兩人更改了新郎身份證上的性別後,取得新娘家長同意,舉行婚禮,可是她們並沒有正式登記。新娘的家長向警方指出,根據新郎的身份證,他們全家都以為她是男性,不知道被騙了。[7]

 

2009年,在上海的美國人發起同志活動上海驕傲節,稱要讓上海成為一座更加多彩且兼容並蓄的城市。2020年8月13日,上海驕傲節的團隊宣佈,取消所有即將舉行的活動,及終止未來的活動計劃,團隊並沒有說明具體的原因。[8]

 

歐美不少同志遊行在6月舉行,以紀念1969年6月28日,美國紐約市LGBT族群聚集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