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奇幻逆緣 ——帶不走卻留得下的愛

傅丹梅   |   明光社副總幹事
19/03/2015

《生命倫理對談》電影‧人生系列  第一回

2015年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以「電影‧人生」為《生命倫理對談》的主題,第一回以《奇幻逆緣》這套電影來談談「感情」為何物。

一個可憐小孩的誕生

奇幻逆緣的故事發生在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當大家走到街頭興高采烈慶祝時,一名男嬰誕生了,但不幸地其母親卻死了。父親一時間未能接受太太離世,於是將憤怒及哀傷發洩在剛出生的兒子身上,企圖將他拋入河,卻偏偏被一名巡警發現並展開追捕;最後,父親跑到一間老人院,將孩子放下後便離開。

故事看似非常平淡普通,但導演卻以倒敘方式來編排:由女主角黛絲(姬蒂白蘭芝飾演) 臨終前與其女兒讀出主角班傑明·巴頓(畢彼特飾演)遺下的日記一幕,而開始回顧主角的一生。為這套電影更添吸引之處,在於男主角出生時的外貌及身體機能是一名80歲的長者,故事中他慢慢返老還童,在離世時他的外貌及身體變回一位剛出生嬰兒。

兩段父子情

這套電影並非單純的愛情片,電影敘事非常豐富,很多親情及友情線亦貫穿其中。就以男主角班傑明與父親的愛為例,雖然父親把他遺棄在老人院,卻會偷偷地在遠處看他;兩父子在妓院第一次相遇,父親主動邀請班傑明去喝酒,兩位「陌生人」卻非常投契,能盡訴心中情,成為朋友,此後兩人一直維持朋友的關係。直至父親生病,才向他表白,並希望班傑明能回家承繼他的家族鈕釦生意,然而卻被班傑明一口拒絕;後來,父親病入膏肓,班傑明就用他的行動表示對爸爸的原諒——班傑明背父親到其小時候喜愛去的海邊看日出。父親在漸漸暖和的日光下合上眼睛,在兒子的陪伴下安祥地離開世界。

電影還描述了另一位父親的愛。這位父親製造了一個大鐘,將它掛在人來人往的火車站,但這個鐘卻以逆時鐘方向運行。這個時鐘是由一位生來瞎眼的父親所造的,他希望時光可以倒流,回到兒子被徵召上戰場前的時間,一家人可以齊齊整整,享受天倫之樂;而兒子則可以與普通人一樣工作、結婚及生兒育女。但這個最簡單普通的願望卻因戰爭而無法實現,由於兒子死於戰場,因此父親希望時間能倒流回到兒子沒有參戰時。父親用這個鐘表達對兒子的思念及對羅斯福總統反戰的訴求,這可能是在大時代這一位小人物唯一能做到的事。

不幸的意外反令愛情開花結果

至於電影中另一條主線是以女主角黛絲及男主角班傑明為主的愛情線。

黛絲的舞藝超凡,原本有大好前途,卻因為一宗交通意外導致雙腳受傷,從此不能再站上舞台,使燦爛的人生歸回平淡。不過,亦因此造就了一段姻緣。班傑明對心靈及肉體受傷的女主角不離不棄的照顧及關心,終令黛絲接受他,開始他們的浪漫愛情故事。

導演刻意用倒敘的方式,表達出人的命運彷彿由很多巧合導致,當中只要有一點點偏差,命運便完全改變。就如黛絲的遭遇,只要任何一個細節沒有發生——假如那位巴黎女士沒有忘記帶外套、的士司機沒有去喝咖啡、男士記得較鬧鐘準時起床、女售貨員沒有和男友吵架而記得包好禮物、朋友的鞋帶沒有斷……,黛絲都不會遇上車禍。但命運偏偏弄人,意外就這樣發生了;但亦因這個意外,令這對戀人再次走在一起,否則,年輕美麗的黛絲應會在紐約這個花花世界發展她的事業,這對情人日後的發展將完全改寫。

人生總會有些令人沮喪的遭遇,與其每天自怨自艾,虛度光陰,倒不如面對現實,重新起步,開創另一片新天,這些不如意的事可能是祝福的化身。

何謂愛

電影讓我們思考何謂愛。當生老病死不順序,偏偏遇上一個天生不會愈來愈老的人,兩人注定不能白頭到老時,我們還會去愛嗎?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會面對同樣的情況,因為生命的長短及禍福沒有人可以預知及控制,終有一天自己或所愛的人已完全失去往日的記憶,但只要其中一方仍記得對方那份情,這份情便可延續下去。就如班傑明身體不斷倒退,甚至變成小男孩,完全不認得曾經深愛的黛絲時,但黛絲仍認得這個小男孩便是班傑明,於是用照顧小朋友的方式照顧他,陪伴他玩,讀故事書給他聽,拖著他去散步,好好呵護他,直至變成嬰兒的他在她的懷抱中入睡死去。

最後,當颶風卡特里娜(Katrina)吹襲而帶來的暴雨,沖走那個倒行時鐘時,彷彿一切都被洪水沖走,但是否甚麼也沒有留下來呢?答案似乎是否定的,因為當返老還童的班傑明對黛絲說:「我彷彿活了一輩子,但卻甚麼也記不起來。」黛絲的回應是「有些東西存留下來(some things last)」,似乎暗示即使主角已遺忘一切,但總有些東西存留下來,而這些東西就是愛,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當我們生命終結沒有甚麼東西可以帶走,但卻仍可以留下一些東西。想一想,您可以留下甚麼給所愛的人。
 

關注範疇: 
生命倫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