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誰來幫助貨櫃碼頭的工人?

04/04/2013

香港的僱主對工人的剝削,是由「賺到盡」的心態及行為開始的。
 
當香港巿民淪為商家生產商品和服務的機器之後,一切都變質。這幾天,貨櫃碼頭工潮讓全港巿民知道兩件事:1. 香港有很多工人,而且工人的待遇很差,這包括他們的人工和福利;2. 香港有很多人,知道有人在水深火熱中之後,會拔刀相助。
 

貴租驚人——「港式」失衡

28/03/2013

早前,有大批網民及傳媒紛紛稱讚及報道香港某間茶餐廳。原因無他,只因為這間茶餐廳首創了「30元任食放題」。今時今日,香港人到一間普通茶餐廳吃午餐,可以以30元「找數」,已經「很抵」,更不必說30元任食任飲吃到飽。

誰掌管香港?對地產商壟斷的反思

21/03/2013

試回想一下,以下情景是否似曾相識?
 
每日早上,弄醒你的不是那耗盡半生積蓄換來的「海畔」晨光,而是從「發水樓」外傳來陣陣的行車噪音。你暗嘆為何當初誤信地產商精心勾畫的廣告。
 
臨上班前,你順道到地產商旗下的物業管理公司投訴為何限制住戶在環保露台「晾衫」。可惜,管理公司告訴你這安排是公契列明的,他們愛莫能助,你感到消費者的權益得不到保障,在買樓時被逼接受不合理的條款。
 
你帶著滿腹不平上班,心想不如打電話上電台投訴,可是你突然想起該電台原來都是那地產商擁有的,這使你立時打消了打這通電話的念頭。

《大壟斷》式的人生

21/03/2013

坊間有個說法,《大富翁》圖版遊戲的原意是為了揭示地產霸權的弊端──地主壟斷土地、生產技術和市場,其他的商人和勞工都鬥不過他。《大富翁》這名稱實在太動聽,按其英文原名「Monopoly」,稱為《大壟斷》或許更貼切。
 

安居樂業的迷思

21/03/2013

近年,居住問題成為香港人最關心的課題,很多人以擁有一層自住物業為一生的目標,但隨著樓價不斷「飛升」,人工卻二十年不變,擁有自置物業變得愈來愈不可能。為了擁有一個安樂窩,有人集合全家的力量購買,有人選擇租房,有人選擇婚後與父母同住,以節省支出,儲存實力,有人選擇留在低薪的工作,不加薪不升職,為的是要繼續符合資格申請公屋/居屋。您又會作何選擇?
 

耐人尋味的第42段

08/02/2013

上屆政府提出六項優勢產業,得到社會認同。經過四年的推動,過程中有若干問題需要檢討,例如醫療人手不足,教育應否作為產業看待,社會上存在分歧,在滿足本地需求和發展這兩項產業之間也有矛盾。「經濟發展委員會」將檢討產業發展策略和政策,訂出建議。

2013年《施政報告》第42段

特首發表《施政報告》後,各界的焦點都在於他「信唔過」,土地政策遠水不能救近火、缺乏亮點等。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對於報告中第四十二段,特別敏感,也有點意見。

喜見「誠信」被視為香港的核心價值

10/01/2013

最近的坊間討論離不開如何評斷梁振英特首的僭建風波。

平心而論對擁有物業的人來說,僭建之事普遍得很,特別是上一手業主留下來的「僭建物」或微細工程,動輒要申報,又要拆卸,真叫人厭煩,雖說本港是法治之都,事事講求靈活變通的港人不少對一些法例採取「眼不見為乾淨」:不理也罷之態,說實的,梁生若非特首,僭建的事必定毫無新聞價值,有人理才怪。社會是否應如田少所說:俾個機會梁生去多幹實事?

關懷貧窮 祝福都市

27/12/2012

世界末日的預言沒有實現,普天同慶的聖誕節亦已過去。聖誕期間冷鋒襲港,氣溫下降到只得十度,增添聖誕節的冬日氣氛。

聖誕節是一個愉快的節日,維港兩岸的大廈點起燦爛悅目的燈飾,各大商場佈置得美輪美奐。與情人或三五知己逛街看電影、食聖誕大餐、參加不同的派對或在平安夜與眾人一同倒數,相信是不少香港人聖誕節的必備節目。熱鬧過後,我們可以得著甚麼呢?在我們居住的城市裡,是否每人都感受到聖誕節帶來的歡樂呢?

問世間誠信何物?

09/12/2012

近年來「誠信」成了香港的核心價值,市民對公眾人物是否誠實可信有殷切的期望。社會重視誠信當然是一件好事,問題是我們對別人和自己的誠信是否有同樣的要求?而誠信除了說話之外,是否還包括其他行為?

關鍵字 社會關懷, 誠信

文字獄之痛

15/11/2012

熟讀中國歷史的人都曉得文字獄的可怕。為了剷除異見份子,不同朝代的統治者和圍繞他身邊的人都會故意從文人的著作中「摘取字句,羅織成罪」,作者固之然會引來殺身之禍,更可怕的是其親人都難逃一劫。發生在清朝期間,庄廷鑨《明史》一案,根據官方記載,處死刑者70人,其中受凌遲之痛而死者有18人,但亦有史書記載被殺者高達千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