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容祖兒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張志儉博士   |   香港傳媒教育協會主席
10/04/2017

筆者在此專欄寫過一篇關於楊千嬅的文章,有些朋友叫我來一篇容祖兒的。我說何解?答案是容祖兒是當今香港流行音樂的女歌手中,獲獎最多的。值得一寫。

我不是她的樂迷,只對她的大熱歌曲如「我的驕傲」、「世上只有」、及初期的「痛愛」有印象,但昨晚聽了「容祖兒“My Secret Live"演唱會」後,久久不能成眠,想寫一些我對這場音樂會的印象。

這是一場十分精彩的演唱會。

我可以大膽的說句,是前無古人,當然希望後有來者。

何解呢?因為這演唱會有幾個特色!

首先是場地方面,習慣在紅館每晚面對萬多名觀眾的天后,今番在演藝學院開騷,每晚觀眾千多人,距離近了,互動多了,席上少了慕名而來的歌迷,差不多全是追隨多年的忠實粉絲。再者,演唱會沒有嘉賓,亦沒有encore,只有容祖兒發自內心的說話及傾情演繹的歌曲。雖然有部份位置略嫌計算,但整體來說是繽紛奪目,動人心弦。

最重要的是全場不唱流行大熱之作,只選滄海遺珠的歌,令這些歌曲活在歌迷面前,給予新生命。這個大膽的嘗試,筆者特別尊重及肯定。

看畢整場演唱會,沉澱了一夜,筆者還有以下的看法。

容祖兒可以代表了很多香港人,如她在演唱會時所說,初出道時樣子普通,不懂跳舞,只愛唱歌,然而憑著一定的努力,一步一步走下去,有今天的成就。最令筆者驚喜的,不是她歌藝的進步,而是她的說話。

記得十多年前,教育局要推通識教育,找來香港電台拍攝一系列節目,首集嘉賓分別是筆者及容祖兒,那時的她已是青少年偶像,但在應對方面略有不足,此番在演唱會中看見,與歌迷互動時大方得體,亦帶幽默。相信她是經過一番努力和學習,方有如此的成果。

若要我在雞蛋裡挑骨頭的話,算是歌曲的種類,多以情歌為主,這也是流行音樂普遍的現象。但緊隨多年的歌迷,已由少男少女的情懷,成了社會不可或缺的份子,容祖兒不妨帶領歌迷,進入另一境界,唱一些「社會現象」(Social Commentary) 的歌,來一個自我超越 (Transformation),就如Parker Palmer對領袖的論述。容祖兒立足樂壇,找到了本身的Identity及Integrity。

走筆至此,其實希望觀眾內有一人,就是林鄭月娥女士。如開始時說,筆者不太熟悉容祖兒的歌,亦被現場的氣氛及歌迷的熱情感動了,這就是We connect(我們連結) 嘛!其實大家的要求好簡單,香港人一起努力,付出血汗和金錢,享受社會的成果,當中有愛有誠,沒有利益計算。

說回音樂會,最令筆者感動的,是結尾抽歌的環節。在三位幸運兒裡面,第一位來自無鍚,第二位來自成都。她們來港數天,為的就是和香港的歌迷一樣,真心的捧偶像場,來個中港大共融,雖然容祖兒整晚只唱廣東歌,但總之發自真心的,不用修飾,都能引起共鳴,真的好像她去年的勁歌「最好的時光」的最後一句:「未來,同渡變化。」

最後,衷心多謝周振基博士,在一票難求的情況下,讓筆者和一班好友,渡過一個難忘的晚上。

專欄: 
傳媒文化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