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政治正確並不凌駕在基本權益之上

張勇傑    |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性教育)
05/11/2015

筆者早前到日本旅行享受溫泉之樂時,一位日本爸爸帶著他四、五歲的女兒進入男湯。眾所周知,日本溫泉的文化是需要使用者脫光所有衣服的,那位小女孩也不例外,她的出現令筆者感到尷尬,只好背向他們,繼續享受溫泉樂。殊不知同行的女性旅伴也遇到相同情況,一位日本媽媽帶著她六、七歲的兒子進入女湯,女友人不止感到尷尬,更覺得不安,只好匆匆以毛巾蔽體,離開浴場。因著照顧幼兒的需要,我們大多能接受年幼的子女跟著父母進入另一性別的廁所或更衣室,但當子女日漸長大,還出現在異性的廁所或更衣室時,就會對其他使用者做成困擾及不安。
 
但世界上有一種人,其生理性別與心理性別不一致,儘管他的生理結構是一位男生,但他的內心卻可以認為自己是一位女生。這情況在醫學上稱為性別焦躁症,部份患者會進行性別重置手術,移除及建造另一性別的性器官;亦有部份患者會保留原有性器官。若要他進入男廁或男更衣室,這對他以言的確做成困擾;但若他進入女廁或女更衣室,對其他女性使用者也會同樣造成困擾。有人建議設立中性廁所及更衣室,讓有需要的人士能單獨如廁或更衣,以解決這困局。但這看似雙贏的方法又是否足夠解決這問題呢?
 
美國伊利諾州一所中學安排了一間獨立的更衣室讓校內的「跨性別」學生使用,但該校一位並未移除男性性器官的跨性別學生卻要求無條件使用學校女更衣室。校方表示不會允許一個有男性性器官的人,公開在女更衣室更衣和洗澡,以平衡校內其他學生的私隱權。但教育部卻裁定學校違反了禁止性別歧視的聯邦法律,勒令學校必須允許這位跨性別學生在體育課和課外活動時,完全不受限制地進入女更衣室,否則將會失去每年600萬美元的政府資助。
 
當白宮也要蓋上六色彩虹時,維護性小眾的權益已經成為政治正確的行動,在這政治正確的高地上,女生們安心使用更衣室的基本權益竟淪為一個無理的歧視行為,她們的感受又有誰關心呢?

曾經刊載於: 

《成報》 5/11/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