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教會為何要關心性別認同議題?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招雋寧    |   明光社項目主任
17/11/2015

牧養群羊是教會使命,然而教會使命並不只得這樣;參與社關,對社會議題表達看法及身體力行,也是教會使命一部分。社會各方一直關注與性別有關的議題,近年討論開始聚焦在「性別認同」上,教會的聲音更不可或缺。我們訪問了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恩福堂的譚子舜牧師,討論教會為何要關心性別認同。

關心性別認同議題並非因為法例侵犯了教會自身權益,而是看出議題對整個社會的影響。譚子舜牧師(Jayson)認為「雖然性實在是很私人的事,但《性別認同法》則具社會性。法例要其他人認同這種新的性別身份。」小至教小朋友上廁所,大至結婚大事、兒童撫養,Jayson感到政府在制定法律時要衡量各方意見和後果,而教會有責任按召命發聲,為公民社會出一分力。

他說,信徒參與社關其實是在事奉。

 
參與社關也是在做事奉
「上帝國是介入人類生活的各個範疇,包括經濟、藝術、文化……而性別則是人和家庭的基石。」Jayson以這信念,鼓勵信徒以信仰角度思考社會議題,以公民身份與公共對話,一方面整合當代對「性別」的信仰思考,另一方面是視之為事奉。「除了查經、主日學及短宣,社關都是值得教會差遣和祝福的事奉。教會的角色是負責inspire(啟發)信徒跟隨他們那獨特的召命。」
萬事互相效力,不是每間教會都要用同一程度關心一個社會議題,Jayson舉例說,「若教友都是藍領,教會自然容易關注勞工權益……我們都正著手思考標準工時的問題。」在他所牧養的群體中,也有兩個家庭正面對性別認同的困難。「有GID/GD (性別焦躁症) 的人不多,我也不能說完全明白他們,但我理解他們的確面對很多的苦。」
 
 
信仰和性別認同的關係

信仰和性別認同的關係,Jayson表示「對這問題,我還未算想得好通透。」

然而,Jayson卻相信兩性是一種人類共通的經驗和秩序。「性別是一個創造秩序。有人想社會不再跟隨男女這秩序,某程度上是有違人類的共通經驗,也因此必須用到法律強制介入。」縱使強制更改規範,對那個患上性別焦躁症的人來說,都並非真正解決性別身份不一致的方法,「……他仍然要靠外力:終生吃荷爾蒙藥;有些人做了手術也未能感到心理與生理性別一致。」

Jayson認為聖經沒有對「性別認同」這近代詞彙有直接相關的敘述,「但加拉太書三章27-28節提到,或男或女,都要在基督裡成為一,這超越了人類的分類。」他解釋經文,指出對於要承受基督的恩典成為新造的人,以及要分享基督使命,文化、種族、經濟和性別等都應該沒有分等次。「社會縱然在這些事上有歧視,但救贖超越了這些分層。然而,超越性別,並非消除性別,男和女的區間沒有因此消失,並非一種asexual(無性別)的狀態。」從信仰的角度,Jayson明言沒法認同性別可以改變。

又或馬太福音論到耶穌說人不嫁(女性角色)不娶(男性角色),Jayson體會,在終末救贖裡的性別,真的不容易想像。在理論上,不論任何性別認同的人,蒙恩成為基督徒,終究都要面對上帝對兩性的創造秩序。而整個基督群體都同樣要付上代價,對付罪和它的影響。

 

同行仍是關鍵

Jayson捏著眉頭分享,正在變性手術徘徊的肢體和他們的家人所面對的痛苦,「能有相同經歷,明白他們掙扎的人很少;即使要哭訴,又涉及家人的私隱,我也不敢說能完全明白他們……我們最老套的一句,都是同行。」

「係困難嘅……」吐出一絲沉淡的嘆息。同行雖老套,在既濟未濟的末後日子,他只能如此盡力。「他們的處境都是孩子考慮變性,我還沒認識過一些父或母要變性的家庭,我相信這樣會增加幫助那孩子的難度。」要關顧在性別認同上遇到困難的人,Jayson沒有隱瞞他的限制,「能做的很少,有些時候,要表達贊成、反對、還是沉默,也不知道。」

除了顧及變性者的需要,教會也要平衡其他會友的感受。在教會生活上,溝通和理解困難是首要的。他舉例說,一個男變女者,倘若已完成手術並以新性別身份生活,教會能理解這現實,讓他以新身分在教會生活。同時,也要讓他明白,教會仍會考慮肢體變性後的外觀是否女性化,若外貌仍然非常男性化,令其他在洗手間的女士感到驚嚇,就要權衡各方,找出其他方法。說白了,也難以簡化地說變性者可以全然按他自己的性別認同去生活,「係困難嘅……」。空氣也沉默了,Jayson輕輕點頭。

 
 
附錄一
變性人可以受洗、事奉嗎?
跟其他人一樣,Jayson的教會也是以問信德等向度,決定是否讓已變性的肢體加入教會。對於參與具領導性質的事奉崗位,他則關注他與上帝的關係,「上帝錯造我的性別,因此我要憑己力去作出改變?」,若在這種自我拒絕和拒絕上帝的關係中緊緊糾纏,也很難想像那人如何帶領別人。
 
 
附錄二
在教會為變性人舉行婚禮?
從信仰角度,教會沒法承認性別能改變,因此也不會為更改性別的變性人舉行婚禮,因為這在生理性別的本質上,是兩位同性別者的婚禮。若果一個男變女的變性人,與女性結婚呢?Jayson提出:若那已變性的男變女者,對過往變性感到悔意,決心要以男性身份生活,縱然手術令身體已不能逆轉至以前的狀況,但他及後遇上一位能接納他的女性,更願意與他步進婚姻。這樣的回轉和關係,豈不相當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