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變與不變——Omena:我只是平凡人

Omena   |   2009年下旬完成手術,著有《我有過26年的男兒身》
11/07/2013
對於變性議題,人們很快便把焦點放到變性手術上,但可別忘了經歷其中的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他們所面對及經歷的掙扎都不足為外人道。外人以為變性手術就是一切;然而,他們有不同的想法,而且選擇了不同路。就讓我們進入他們的內心世界,聆聽他們這一路走來的經歷。可別忘了,他們同樣都是上帝疼愛的人。

Omena:我只是平凡人

 我受過不少訪問,常有朋友問道:是甚麼事情讓你改變?為甚麼選擇做女生?
沒有選擇自己的性別
大概不少朋友認為,是因為成長中的一些事件,讓我們的性別認同改變的;或者認為我們必經一個在男女之間選擇的階段。這種印象是怎樣來的,我且不猜測,我只想說:從懂事開始,我們就自覺和別的「同性」不一樣。也就是說,我們的內心,或者說靈魂,和肉體上的性別是相反的。就以我來說,從小家人就把我當男孩子帶大,我全沒接觸過女孩的東西。這是和後天經歷沒關係的。也因此我們不需要「選擇」些甚麼。我們會選擇哪一位醫生做手術;選擇吃藥還是注射;選擇向不向家人傾訴……但從來不會選擇自己的性別。那是先天注定的,不是由我們所選擇的;我們只是選擇合適的時機,把錯誤的身體糾正一下。
一切全是身體的問題
我們就像每一位普通女生一樣,只是身體有點缺陷。我很害怕一些朋友「稱讚」我說:跨越了男女之間或擺脫了世俗觀念…… 哎,其實我們完全沒有跨越兩性觀念。對我來說,一切都只是做回普通人,一個像你像我的平凡人罷了。這全是身體(Physical)的問題,不是心理上(Mental)的。所以,請不要叫我「性小眾」了。

當然,我也十分尊重那些稱自己為性小眾的朋友,比如同性和雙性戀朋友、突破性別框框的「跨性別」(Transgender)朋友。不過,也希望這些朋友尊重我們「(生理) 變性」(Transsexuals)人士,讓我們把自己定位做平凡的普通人吧,這是我們努力半輩子所追求的卑微願望。也許有人覺得我們驚世駭俗、超脫凡塵。然而實際上,我們只想回歸,不是出離。

(此部分由Omena自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