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正視學童性暴力 建立關愛安全校園

吳秀紋   |   明光社項目主任(性教育)
27/03/2011

近期,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下稱協會)就中學生遭受性暴力所作的問卷調查[1][2],以及警務處公布2010 年針對發生在學生身上的非禮數字[3],均反映在校園裡發生的性暴力事件有增加趨勢,究竟情況是否真如報道所指般嚴重?

我們訪問了三位現職中、小學的前線輔導人員,以了解校園現況,以及他們平日會如何處理校園性暴力事件。為保護學生私隱,三位受訪者的姓名及所屬學校均會保密。

(一)學校類型:一所男女小學

駐校社工朱姑娘(化名)透露︰「在我的學校,學生間遭遇輕微的言語和行為騷擾的個案一直存在,最多發生於洗手間以及校園內學生休息的地方,但他們大都以高年級為主,恃強凌弱、以大欺小,動機以嬉戲和欺凌他人居多。主要騷擾者和受害者多是男生。」雖然如此,她不認同校園不安全的結論,「我校有風紀、領袖生當值,而老師和社工亦看管學生,所以校園的環境及機制基本上是安全的。」

(二)學校類型:一所band one男女中學

輔導老師陳Sir(化名)說︰「不認同協會用『性暴力』這個名稱來包含不同程度的性騷擾和性暴力事件,始終性暴力遠較性騷擾嚴重。」他指出,學生共處時間多,加上處於青春期的初中生,往往會因為對性的好奇和思想未成熟而在不自知的情況下做出性騷擾行為;倘若以「性騷擾」定位來作出分析,就不難理解為何調查結果近半騷擾事件會在校園內發生,畢竟校園被人揭發的機會遠較在家中或私人地方高,而且學生的嬉戲和好奇對象,大多數是同學,而不會是家長和兄弟姊妹罷。
 
駐校社工黃姑娘(化名)則回應︰「發生較嚴重性暴力的個案可能與學校所屬類別(Banding)有關,相信屬於個別情況,並非顯示校園不安全。」由於該校有關性暴力的個案不多,所以難有數據分析騷擾者和受害者的性別。就警方公佈的百多宗非禮案數字,她認為很難說是否嚴重,因為現實中可能還有仍未舉報的個案。對於16 歲以上受害人的升幅相對較低,黃姑娘相信或與高中生大都趨向成熟,較有能力克制自己的言語和行為有關。
 
不過,兩人均異口同聲表示,在校園發生嚴重的非禮案,甚至強姦案是十分罕有的!言語和行為性騷擾則最多發生於洗手間以及校園內開放的場地,因此,校園未至於被列入不安全的地方。
 
畢竟現今各大傳媒充斥著歪曲的價值觀,青少年面對很大的挑戰,容易將兩性關係混淆,不懂分辨當中隱藏的性意識,發生在校園內外的性暴力的情況或有增加的可能。相信性教育,甚至是全人德育的正規課程盡快推行才可及早作出預防,讓學生享受一個關愛及安全的校園。
 
 
【1】2011/01/23,《明報》,A02要聞,〈調查︰四分一中學生認曾遭身體侵犯〉。
【2】2011/01/23,《蘋果日報》,A03要聞,〈關注團體調查推算:10萬中學生曾遭非禮 性暴力事件近半發生校園內〉。
【3】2011/01/27,《明報》,A06港聞,〈中小學生非禮投訴增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