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同運議程 LGBT Agenda

文麗兒   |   明光社項目主任
17/11/2015
國際
 
性別主觀化拆毀男女框架

英國21歲男跨女的跨性別選美冠軍Talulah Eve Brown表示希望擁有自己的親生孩子,決定在接受變性治療(注射荷爾蒙、隆胸及削走喉結)前以800英鎊冷凍自己的精子。[1] 格洛斯特一名16歲少女同樣計劃在18歲進行變性手術(包括切除乳房、子宮及建構陰莖),但她希望將來能有親生子女,表示在進行變性手術前會冷凍卵子,並留待將來代孕之用。[2]

台灣高雄一名26歲原生性別為女性的變性人,進行變性手術移除子宮、卵巢及輸卵管,唯獨保留陰道,表示要與同性戀男朋友發生性關係,又表示會先以女性身份與男朋友結婚,取得配偶的法律地位,婚後才會申請改變身份證的性別。[3]

 

政府領頭解構性別定義

尼泊爾政府已公告會簽發旅遊證件中性別一欄為「O」(即其他,other)給不想為自己定義為男或女的人,8月正式簽發第一本性別為「O」的護照予Manoj Shahi。[4]

新西蘭政府統計處宣佈將來所做的統計,性別欄除了男及女兩性,新增性別多元(gender diverse)一欄。[5] 雖然世界潮流趨向承認性別主觀化,但美國新澤西州州長於十八個月內第二次否決容許跨性別人士,在沒有完成完整的變性手術下更改出生證明上的性別的議案,原因是此法會引起保安及法律上的不穩定問題,他亦擔心會帶來詐騙或濫用;支持議案的組織則表示州長的擔心是不合邏輯及恐怖的。[6]

美國一名現年51歲的囚犯Michelle Lael-Norsworthy三十年前因二級謀殺被判入獄,於1999年被診斷患有性別認同障礙並開始注射女性荷爾蒙,並於2012年申請進行變性手術。今年4月聯邦法院法官裁判加州政府需支付他的變性手術費用,加州政府上訴但被駁回,政府其後容許他申請假釋。而另一名因一級謀殺、綁架及搶劫罪入獄的Shiloh Quine則會被提供變性手術及轉移至女監房囚禁。[7]

 

學校推動性別主觀化所引致的影響

美國田納西州大學要求教授向學生詢問他們想如何被稱呼,並警告盡量撇除使用性別二分(即he或 she )的代名詞,而改用xe或ze。校方表示改變代名詞令跨性別人士更能融入。[8] 哈佛大學的人文及科學學院亦容許新生在註冊時自行選擇性別為男、女或ze及hir(不分任何性別),旨在避免尷尬情況出現。[9] 俄亥俄州州立大學一向只為二年級或以上自稱為跨性別的學生提供宿舍,本學年首次為一年級跨性別新生提供宿舍,並讓他們自行選擇室友。而任何跨性別學生不需理會其生理性別,都住在同一個宿舍內。[10]

美國密蘇里州一名17歲跨性別男生Lila表示因使用中性廁所 (unisex faculty bathroom) 已不能滿足他,所以升高中後向校方申請使用女性洗手間及更衣室,引起該校學生遊行。該校家長在校董會上表示一旦容許他使用女生洗手間及更衣室,會引致更多學生要求擴闊他們的特權;亦有家長表示女生應有權不與男生共用洗手間及更衣室。大部分學生及家長都認為校方不應該讓Lila使用女生洗手間及更衣室。[11]

美國維珍尼亞州一名16歲女跨男的學生 Gavin Grimm透過ACLU要求法庭向學校發出強制令容許她使用男洗手間,但地區法院法官Robert G. Doumar卻拒絕發出。早前在聽證會上,法官已表示擔心生理性別仍是女性的Grimm在使用男洗手間時會受騷擾。ACLU於法庭裁判後已即時表示計劃提出上訴。[12]

雖然學校政策規定所有學生只可按其生理性別使用廁所,又或是獨立洗手間,但Grimm指校方令她受針對及受不到公平對待,亦指校方的洗手間政策違憲,並要對她造成的傷害作出賠償。而校方則指校園有三間不分性別的洗手間,Grimm可選擇使用或使用女洗手間,但她拒絕。

美國伊利諾211學區總監Daniel Cates反對美國教育部民權辦公室 (Office of Civil Rights,OCR)的裁定——高中學區須容許跨性別學生不受任何限制使用異性更衣室。Cates表示會為跨性別學生提供獨立更衣室,以保障所有同學的私隱及提供尊重的環境。[13]  OCR隨即表示學區的做法是不恰當及歧視。[14] 如學區不配合OCR的規定,將有機會面臨訴訟及失去每年約六百萬美元的資助。[15]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其中一間宿舍因發生女生於淋浴期間被偷窺及偷拍事件,校方於該宿舍暫時改變政策,將少於半數的不分性別洗手間 (gender-neutral restroom)劃分男及女洗手間,以防再有類似事情發生。但校方的措施卻被指為不包容。[16]

 

不能容納異見的同運

美國肯塔基州羅文縣民選的書記官Kim Davis於同性婚姻被裁定不違憲後拒絕簽發婚書,四對 (兩對異性及兩對同性)申請婚書的伴侶透過ACLU告上法庭。[17]地區法院裁判官裁定Davis不能因信仰原因拒絕簽發婚書。[18] 上訴院第六巡迴(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Sixth Circuit)法官表示作為政府官員因個人原因而拒絕執行憲法的裁定是不恰當因而拒絕給予上訴,[19] 最後Davis因仍拒絕按照法庭判決簽發婚書而入獄,引起極大爭議。五天後,法官表示准許在婚書上移除Davis的名字及不用她簽名,由其他官員授權簽發,以及印上他們的名字,[20] 並警告她「不能循任何途徑──直接或間接,干預副書記簽發結婚證書給所有合資格伴侶」,否則會再有處分。[21] 9月教宗訪美,曾與Davis會面,並表示政府官員應有權拒絕簽發同性婚書。[22] 消息傳出後,不同人士反應各異,而梵蒂岡亦罕有地發聲明表示教宗與不同人士會晤不代表任何立場。[23]

法國同樣有類似情況,馬賽市前副市長Sabrina Hout為穆斯林,信仰不容許同性婚姻。法國通過同性婚姻後,2014年在職期間避開不為一對女同性戀者主持婚禮,本年9月在地區法院被起訴歧視,[24] Hout需向她們賠償2,400歐羅及被判處五個月徒刑並緩期執行。[25]

羅馬教區一名73歲的主教Huonder於一場有關家庭與婚姻的研討會中讀出利未記二十章13節的經文,並指出這有助釐清教會對同性戀的態度,隨後瑞士同運組織Pink Cross表示言論會煽動暴力,向瑞士東部的格勞賓登州(Graubünden)州檢察官作出投訴。如被判有罪,Huonder將面臨三年的牢獄之災。他表示自己沒有貶低同性戀的意思並作出道歉,惟Pink Cross負責人表示不會接受道歉。[26]

波蘭籍神父Krzysztof Charamsa,在梵蒂岡轄下的羅馬教皇大學及信理部擔任神學家一職,職責為促進及捍衛天主教教義。於主教大會前夕高調攜同同性伴侶透過媒體公開二人之關係,梵蒂岡隨即開除他,世界各地媒體即爭相以神父因其性傾向被教廷開除作為報道。[27] 事實上天主教教理清楚表明在教會中擔任主教及神父的人都必須是單身。[28] 

 

本港

9月「一點粉紅」於添馬公園舉行活動,平機會主席周一嶽繼續積極參與表示支持。

10月一個稱為「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SCMHK)的組織在香港中文大學舉辦「性愛實戰工作坊」,表示會有男性工作者「即場示範」刺激性伴侶的敏感地帶的方法,並設參加者「練習環節」,該會表示當天有9對已成年學生及2名男性性工作者出席。[29]

 

本文資料截至2015年10月24日
 

 


[28]天主教教理卷二基督奧跡的慶典第二部分第三章為共融服務的聖事第1599. 在拉丁教會中,司鐸的聖秩通常只授予那些準備甘心情願度獨身生活的候選人,同時他們須公開表明心意,為愛慕天主的國並為服務人群,而保持獨身。(http://www.vatican.va/chinese/ccc/ccc_zh-t-1533.pd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