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性別主觀化 毀共善框架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文麗兒    |   明光社項目主任
17/11/2015
性別議題在全球熾熱,逐漸被解構的性別概念引申出無數問題,且看這些推動性別主觀化的同志運動議程如何影響著全球的發展。
 
會懷孕的「男人」?混亂的家庭秩序
較廣為人知的性別主觀化個案是首名懷孕的「男人」──Thomas Beatie。
 
原本是女性的Beatie於2002年進行只切除乳房的局部變性手術,2003年以男性身份與女伴結婚。其後卻透過精子捐贈進行人工授孕,2008至2010年間誕下三個嬰兒,成為首個懷孕生子的「男人」。2012年Beatie進行尿道及陰莖的建造手術,但仍沒有切除子宮,同年3月與女伴離異。[1] 法庭裁判Beatie暫時得到孩子的監護權並需支付贍養費;直至同年6月亞利桑那州高等法院法官質疑法庭無權定義一個男人可以有生育能力, Beatie作為嬰兒的親生母親與另一女性結緍,即為同性婚姻,[2] 而該州並未承認同性婚姻。[3]
 
推動跨性別政治議程的組織及為他進行手術的醫生甚至表示,心理上的性別認同比天生因染色體而界定的性別重要。[4] 及後Beatie更以自己的卵子進行人工授孕,由新女伴懷孕生產。[5]
 
Beatie雖自我感覺為男性,但在進行變性手術時刻意留下子宮。不論他的目的是為了推動跨性別政治議程,還是為了一嘗女性生育的感覺,我們需關注的是他與不同女伴所生的孩子所承受的影響。
 
Beatie首三名子女由他懷孕及生產,卻要叫他「父親」;第四名子女由他的卵子及捐贈的精子結合,並由另一個女性孕育,同樣都要叫他「父親」。不能否認這樣的情況完完全全顛覆甚至瓦解男女兩性角色。人類透過不同醫學科技,可以「製造」出他們想要的狀況,然而卻令下一代對「父」及「母」的觀念從此混淆不清,難以從模糊的父母身份建立對兩性及父母的認知。過往有不少權威性研究都早已指出父母的角色對子女成長的重要性,即使在單親家庭成長,都有父或母的角色,而非稱母作父的混亂情況。既想成為男性並同時想保留懷孕生產的機會,這種性別主觀化的個人意願,這是否應該完全凌駕對孩子和社會的影響?
 
解構性別 廁所成必爭之地
加拿大及美國不少州份的學校都因為不允許跨性別學生使用異性洗手間的要求,而面對法庭訴訟。近期一名男跨女的學生要求使用女洗手間,學校最後提供教職員洗手間給他,但該學生的家人仍告上法庭指學校歧視,最後學校敗訴須要向學生賠償高達7萬5千美元。[6]
 
這判決引伸出一個疑問:是否讓該男生使用女洗手間就是沒有歧視他?如果只是顧及該男生的「權利」,其他服務使用者的權利又是否該得到考慮?女洗手間的必然使用者又如何得到保障?假如該男生被拒絕允許使用女洗手間而受到心靈創傷,那女生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情況下,於女洗手間看見異性而被驚嚇的心靈創傷,又是否該得到考慮?
 
美國一所校園內,一名原生是男性,並無進行任何變性手術的45歲跨性別學生Francis於泳池的女更衣室內裸露身體,令使用該更衣室的女生受驚嚇;又有外來的游泳教練表示在沒有被知會的情況下遇到他於桑拿浴室露出性器官,於是報警。有學生家長要求學校修訂容許跨性別人士使用異性更衣室或洗手間的指引,然而學校回覆指她們只是依循美國的反歧視法例,並只答應在更衣室加設布簾。[7]
 
社會當然要考慮跨性別人士的需要,然而亦需退後一步想:社會人士是否準備好讓未進行或未完成變性手術的跨性別人士更改身份證上的性別,以另一性別生而當跨性別人士欲改變性別時,又可否只因為他或她「想要」?在加強某一類人士的「權益」而相對剝削其他人的權利時,又該如何取得平衡?
 
隨著愈來愈多國家修改法例,讓人只須按個人的心理狀況而不用進行變性手術便能於法定的文件上更改性別,甚至不用界定是「男」還是「女」,以「不確定 / 沒有特定」[8] (Gender X) 或「其他」[9] (Other)代替也可。如此的性別主觀化,強調「我喜歡」、「我認為」,並借以自由及平權之名,要打破用以維持社會秩序的規範。到底推動性別主觀化的同志運動議程帶來的世界,是否真的能令世界變得更自由更公平?還是為世界帶來更多混亂及問題?盼望在資訊爆炸的情感年代,我們仍能抱著冷靜謙卑的態度認清和追求真相。
 
適當實踐追求公義公平的心
性別主觀化的論述強調性別不應有界限,可以按自己的偏好而流動,並且要求社會作出轉變以配合他們。然而,這卻忽略了社會上大部分人仍然對男女二性的認同及肯定,目的只為了推倒維持社會秩序和共善的框架。這真的會是人類所追求的公義和公平嗎?扶助弱小、顧念有需要的人是普世價值,沒有人會反對,但願我們憐憫與追求公義公平的心都能得到適當的實踐。
 

 
 

[2] Paul Davenport,  “Pregnant Man: Judge Refuses To Grant Thomas Beatie's Divorce”, The Huffington Post, retrieved 7 Ocrober,2015.
[3] 亞利桑那州於2014年10月才承認同性婚姻。
[4] M. Kiefer,  “Pregnant man’ Thomas Beatie in legal limbo.” azcentral, retrieved October 6, 2015.  
[5] “Pregnant Man Thomas Beatie Is Having Another Child”, Inside Edition, retrieved October 6, 2015.
[6] David Stout, “Transgender Teen Awarded $75,000 in School Restroom Lawsuit”, Times, retrieved October 5,2015.
[8] “M, F, or X? Third gender now official”, news.com.au, retrieved on 6 October,2015.
[9] “Nepal Issues Its First Third-Gender Passport To Recognize LGBT Citizens”, the Huffington Post,  retrieved on 6 October,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