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校園輔導,從聆聽開始

──訪問駐校社工
郭卓靈   |   明光社 項目主任 (傳媒監察及行動)
09/11/2009

 

 
為了解現時校園同性戀的情況,我們訪問了3位具有10年或以上駐校輔導經驗的社工:1位駐男女校、1位駐男校及1位駐女校,和她們淺談社工處理校園裡有關同性戀傾向及同性疑惑個案的情況及她們所觀察到的校園現況。為保護有關人士私隱,三位社工不便透露姓名。
 

 
男女校社工:因為「開放」所以「封閉」
 
在我的學校,同性戀的個案時有出現,但他們主動尋求協助的數目卻是零,學生普遍都不願意就此找社工。不過,他們會主動向我詢問一些如戒打機、家庭、經濟或個人的問題,以及學習上的困難。但同性戀的問題,他們卻沒有提出,我認為這是一個值得注意的情況。
 
於學生群體中,現時同性戀話題成為公開,經常討論的平常事,不過,學生們談到有同學是同性戀者時表現得十分普通。這種輕易接受的表現,反而令我有點擔心。因為同學自覺要接納同性戀,才不會令人覺得自己老土。但事實上我不認為他們真的很接受,只是因為群眾壓力而表示「沒問題」,否則會被人視作「有問題」。
 
窒礙了同學進一步探索及詢問
 
學生為何不詢問同性戀的事情?其實可能他們大部份都想保護自己,內心雖然覺得有問題,但外間對同性戀的「開放」及「接納」態度,當事人就被「教導」去覺得這是沒問題,扼殺了他們想向人傾訴,想去詢問的空間。如果當事人覺得真的「沒有問題」,理應會自然地和人傾談同性戀的事,而不會變成需要經過社工很深層的引導,才會透露。
 
輔導重點:不加批判及真誠
 
作為社工,輔導的重點是不用批判角度去輔導學生,心中的感受亦然,我認為“Value free”亦只是代表不加批判。但人總有自己一套對個人、性、家庭及婚姻的價值觀及看法,我並不介意在合適的時候向輔導對象分享。我亦因著我的Genuine(真誠),加上我的輔導技巧去面對輔導對象。
 
男校社工:學生難於啟齒
 
直接開門見山向我傾談同性戀疑惑的學生,真的很罕見。大多是開始時談論一些情緒問題、與同學間的相處或家庭給自己的壓力等,繼而深入探討才知道當事人原來一直有同性戀的疑惑,或者頗肯定自己喜歡同性。我認為他們難於啟齒的原因,是因為覺得自己和他人不同,又或者知道家人不贊成及同學的負面反應,令他們有很大的壓力,難於和他人傾談這些問題。
 
男校同性戀學生較易被欺凌
 
男校的同性戀者沒有什麼機會和異性相處,所以很難說男校的同性戀者於男女共處的情況下,性傾向會不會有所轉變。但以我經驗,男女校對同性戀者的反彈沒有男校大,而處於男校的同性戀者,表現比較女性化及娘娘腔的男生,所受的反彈會特別大,甚至有欺凌(被排斥、推撞)的情況出現。部份同學若低調地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他們的同學也會較為接受。
 
讓學生知己知彼
 
雖然有些同學來找我時已經很確定自己是同性戀者,認為不會改變;但更多的學生是未確實、很混淆的時候來尋求協助。我會詢問他們認為自己是同性戀的原因,是否曾發生什麼事情,以致影響他今天的選擇,也會和當事人商討是否需要在初中的階段已決定自己就是一個同性戀者,並讓他們留意選擇了同性戀要面對什麼問題,社會上不認同同性戀的原因是什麼,藉以讓他們了解同性戀及擴闊他們的選擇。另外,我也會教導當事人和同學相處的方式,面對他人的質疑或詢問他的性取向時,可以選擇用什麼方式和向什麼人交代。
 
尊重當事人是最基本的事情
 
輔導工作常面對的一個問題,就是服務對象的表現、行為、想法和輔導者的價值觀有違背或不同,不單是同性戀,輔導從事性工作、婚前性行為、墮胎、吸毒的個案情況也相似。如果當事人詢問我個人的意見,我會告訴他我的想法,於聖經、信仰如何看這事件,並加以解釋。但於輔導的時候,我不會搬一套信仰來批判他不對,或逼他接受自己信仰的價值觀。
 
我認為部份有宗教背景的學校,「太用力」去處理同性戀同學的問題,但用的方法就只是叫他們改!改!改!我認為是很累事的,因為對於十幾歲的年青人來說,他們只會變得不講出來,並且感受上會有很大反彈。當老師去幫助同學的時候,我建議要先讓同學感到被接納,因為青少年是否願意被協助,重要的關鍵是大人的態度。需要給予老師對此議題的訓練及幫助,讓他們知道學生仍在探求及掙扎當中,單單以立場說「唔得」,只會將事情變得不能討論。
 
女校社工:普遍認為戀愛不分性別
 
於女校中,同學傾向接納同性戀,學生會主動來找我傾談同性戀的事情。近這幾年,同學不單是單一喜歡同性,而是雙性戀。她們的觀念普遍認為戀愛不用分男或女,不抗拒和異性戀愛,卻又會和同性拍拖,於兩種性別的戀愛中轉來轉去。因社會的風氣令她們認為戀愛不應有界限,相信戀愛是一種感覺,性別不再是一個很重要的條件。
 
另一種對同學產生影響的是網上資訊,有些學生於同性戀網站的討論區認識了一些同性戀者,而被帶進這種群體,開始很親密的同性關係。
 
令學生了解自己究竟想要什麼
 
要輔導這些同學,首先讓她們多說出自己的掙扎和疑惑,因為她們會混淆了和很好的朋友相處和異性戀愛的感覺。應了解她們為何對這些同性朋友產生好感,了解為何會發展同性愛情。如果在關係中身處「女性角色」的一方,很多時當談及自己對戀愛對象的要求時,其實是一個異性,只不過於校園裡,她們找不到期望中的人,卻出現了向她們追求的女性「男」同學,當事人就會將自己的感覺投射於這些追求者身上。
 
男女形象教育的重要
 
就是因為同學很容易受外間的影響,傳媒渲染「瘦才是美」、外貌要很美、標榜o靚模形象等風氣,令一些體格較為魁梧、性格或表現較為爽朗及豪邁一些的女同學,被視作「唔女仔」,被同學視作Tomboy(TB),自己亦會認為自己不應該是女性的身份。而現行的性教育,很少機會可以和學生探討有關性別認同的問題,但我認為這是重要的。
 

從訪問的過程中,筆者了解到社工專業的工作,願意先放下自己的想法及價值觀,為著了解學生的內心,進入學生的世界,了解他們的難處及給予成長所需要的關心和接納。就如一位社工所講,如可以及早讓青少年知道家庭的價值,認識愛、性及被珍惜的重要,了解人的價值,以建立對自己生命及未來的憧憬,他們的成長或可不用浪費許多不必要的時間去碰釘。
 
學生正處於成長階段,成人要幫助他們了解自己及思考要走的路,給予不同的意見。只是幫助他們知道可以選擇的路不只一條,這並不是歧視。

* 此乃文章撮錄,原文可參閱本社網頁。

關注範疇: 
同性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