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病態賭徒

究竟病態賭徒是怎樣形成的?病態有甚麼特徵?有需要時可以找誰求助?這裏我們會訪問不同的過來人,以及戒賭機構,讓你看到一個個有血有淚的戒賭故事。

手機遊戲成散播賭風的溫床

14/03/2017

根據前線戒賭機構的經驗,當賭徒賭至欠債,之後借錢再賭,是他們成為病態賭徒的典型情況。日本近日竟然推出一款名為「欠債要靠賭博來還」的手機遊戲, 遊戲中的主角有妻兒,他賭博至債台高築卻不願去工作賺錢還債,反而依靠借債度日,以及繼續賭博來獲取金錢,主角明言「絕不工作」、「玩樂至上」、「讓老婆去打工就好啦」等等。

遊戲中,討債的人每七天會上門找你還債,所以在七天之內玩家要靠賭馬、拉角子機和買彩券等來贏錢,如果成功就可以去慶祝一下,但萬一賭輸了沒有錢還,就要叫妻子出來再工作,也有其他不同的下場會出現。

關鍵字 病態賭徒, 電玩

歐國盃是令賭風熾熱的元兇嗎?

23/06/2016

歐國盃是於四年一度世界盃中間舉行的足球盛事,吸引大量巿民,或者平時鮮有欣賞球賽的朋友投入足球賽事之中。自2003年賭波合法化後,香港不少球迷在觀看賽事時「順理成章」都一起「玩幾手」,而估計即將舉行的決賽周更會把足球博彩白熱化。有學者認為,只要不沉迷,賭波作為一種消閒的活動,不過分花錢,不是一件壞事,未嘗不可。

一般社交賭博,輸贏也當作遊戲,不過,馬會開盤,不見得會設下賭博上限,對賭徒,特別是病態賭徒來說,沒有上限,就是一個非常大的無底陷阱。

博獎會假諮詢 撐馬會歪理加賽事

03/05/2016

3月底,博獎會召開諮詢會,了解各界對馬會申請增加五個賽馬日和八個非本地賽事日同步下注的意見。明光社的觀點大家可在網站取閱,[1]但馬會歪理連篇,有必要澄清。

每逢佳節倍思「賭」

24/03/2016

大時大節,是賽馬會引人入局的好時機。波、馬、六合彩三合一的賽馬會,往往在不同的「佳節」,透過極高的派彩吸引人下注,如同商場在佳節前夕以「大特價」刺激巿民購物消費一樣。

研究賭博的人也知道,不少人開始賭博,多由社交賭博入門,而節日博彩就成為社交賭博的開始,賽馬會經常在大時大節加大金多寶派彩以吸引賭客。以2016年新春金多寶為例,宣稱頭獎基金有5千萬,令投注總額達1億2千萬,比2015年的1億1千800萬高。而在3月,更進行六合彩「40週年金多寶」攪珠,頭獎彩金可高達1億元!

青少年賭徒少即等於沒問題?

17/09/2015

 

明光社和十多個團體多年來要求政府及馬會將合法賭博年齡提升至二十一歲,然而兩者一直均冷淡應對。及至近日馬會終於回應,他們稱在馬會開戶定期下注的人中,十八至二十一歲的青少年只佔整體人數的很低比例;而且他們平均每月投注的金額平均為數百元,所以根本十分節制。馬會更在文件的後面附有一篇剪報,指現時不少網上遊戲玩家用錢以抽獎方式取得角色,所花費的金額比賭博更多。言下之意似乎在呼籲我們不如關注青少年手機遊戲中的抽獎問題。

賭博問題令人憂慮 監察賭風刻不容緩

19/01/2015

雖然馬會聲稱去年香港人在澳門輸掉310億元,但馬會總投注額卻高達1740億,比去年上升超過十個百分點,當中賭波受世界盃帶旺,投注額上升22.9%,全年投注額高達622億港元;當中連一向被視為夕陽的賭馬項目,居然投注總額上升一成,可見之前引入外地賽事,以及融合彩池,加上互聯網上可以直接收看賽事等,刺激更多人參與賭博、增加投注額。

青少年愈來愈遲熟 合法賭博年齡要提高

21/11/2013

近日有報章引述英國一個由兒童心理學家Laverne Antrobus進行的研究,[1] 指出在考慮過情緒成熟程度、生理荷爾蒙、大腦神經發展等因素後,建議將成人的年齡由18歲提升至25歲,並將青春期分三個階段,分別為前青春期(12-14歲)、中青春期(15-17歲)及後青春期(18-25歲)。他強調公眾要特別關注18歲以後的人,因為他即使生理上與成人沒有任何分別,但在行為和心理上仍像孩子。
 

馬季投注額又創新高的啟示

11/07/2013

香港馬季已完結,早前馬會宣布今年馬季投注額以924億元創歷年新高,入場人數更超過200萬,可謂丁財兩旺。馬會稱因為近年提倡改善投注體驗,所以多了人參加欣賞賽馬盛事云云。投注體驗是怎樣得到改善的呢?就由你進入投注站的那刻開始,只要你停駐一會,就會有人友善的向你查詢要不要開一個綜合投注戶口。這種戶口讓你可以在電話、手機及任何可上網的工具上隨時隨地、隨意隨心投注,而且相關資料一應俱全。在投注站內,當然有冷氣,大電視。而在馬場,每次賽馬日馬會都安排不同的活動:美食節,音樂會,總之就是嘉年華。

戒賭路上的她與他 ── 戒賭的路是一生之久

13/05/2013

戒賭究竟難不難,視乎你怎樣定義何謂「成功」。余姑娘承認,賭很難戒;但在工福,有很多過來人和你一起走,而且大家走得很有力量。
 
工福的「信望愛戒賭復康計劃」分信望愛三個部份,每個部份為期四個月。「信」的部份分析個人賭博的情況,以及由賭所產生的問題;「望」的部份檢視參與者內在性格、工作及家庭等;「愛」的部份會講信仰、愛,以及如何用新的生命去幫助別人。理論上參加者需要一年便完成課程,但隨手翻開他們每年的畢業見證集,能一年讀完的人,很少。
 

病態賭徒是如何煉成的?— 青少年賭博問題

13/05/2013

十年前賭波合法化的支持者,以增加政府收入、打擊黑社會操控外圍賭波和促進就業機會等原因要求政府將賭波合法化。當時,反對意見認為賭波合法化後不論是對成年人或是青少年均會做成嚴重影響,個人、家庭和社會需要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可惜,政府一意孤行,最終在2003年賭波成功合法化並由賽馬會獨得專營權。事後不同的調查數據均反映青少年參加賭博活動的趨勢節節上升,當中不少青少年更淪為「病態賭徒」。
 
本文將會探討一下究竟青少年病態賭徒是如何「煉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