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和平理性非暴力,人人給力!

陳永浩博士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30/06/2011

自2003年反對廿三條立法,引發超過50萬人上街後,「七一遊行」已經成為了每年香港市民出來表達各類訴求的重要平台。

過往香港人參與社會行動和示威,一向都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為大原則,無論是1989年的六四遊行,或是多年來的七一遊行,以至在立法會外的靜坐、示威和行動,都是如此。和平、理性、非暴力,就是香港人手中最強大的武器,這贏得了市民的支持,更贏得了世界對香港的尊重。

可能有人會覺得,慣常有秩序的「行行重行行」,當面對無公無義、麻木不仁的政府時,以公民抗命進行抗爭是必須的。甚至有人以「六七暴動」與今日的社會行動比較,認為今天的「過激舉動」和當年的暴動程度不能同日而語。但這種說法,其實除了忽略當年事件的強烈政治性外,更忽視了一個重要的事實:當年市民是普遍不認同這些行為的。經過痛定思痛,六十年代的文革式火紅社運,也變革為自七十年代起,以相對和平的手法推動關社、工潮和政制改革,也孕育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香港社運文化價值觀。

近日,有90後的群體發動「三不示威」,提倡在遊行中,「不留守政府總部」、「不講粗口」和「不做『出眾事』令父母擔心」。筆者看到十分贊同,其後再到他們的Facebook群組去細看,很欣賞他們對時事、國事,甚至身邊事的討論。

由平反六四、聲援劉曉波,反對預算案與國民教育,當中的留言討論既有深度,也有激情。文明批判、和平理性,這樣七一去遊行,絕對給力!

相信繼地產霸權後,反對政府強行推出補選「替補機制」立法也會成為今年七一的主旋律。當立法會的相關委員會在上星期會議中討論時,一眾泛民議員因不滿政府不肯收回草案,當眾離場抗議。可能有人以為議員離場就一定是非理性行動,但其實只要看看當日立法會的討論,就可看見議員的訴求,是如何有道理,有證據,政府的回應是何等的軟弱無力。

甚麼是大事討論,甚麼是「玩泥沙」的討論貨色,聰明的香港人,其實一看就知,這不須要擾人聲浪,粗口爛舌,掟鞋掟蕉來引人注意的。如果香港人都能這樣討論,就是最激的離場抗議,也可以是文明理性的,相信會贏得大家的支持!

和平理性非暴力,人人給力!

曾經刊載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