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性罪行

香港法例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中包含了一系列的性罪行。青少年對性罪行及其後果缺乏認識,加上受害人意識不足,有時會觸犯了性罪行而不自知。現時青少年常犯的性罪行包括「與年齡在16歲以下的女童性交」、「與年齡在13歲以下的女童性交」、「猥褻侵犯(非禮)」及「關於兒童色情物品的罪行」。根據「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機制,觸犯性罪行人士在將來求職或會遇到困難。

偷拍是遊蕩、不誠實取用電腦、擾亂秩序?

11/10/2017

有報道引述輔導機構的數字顯示,偷拍的情況普遍,佔該機構輔導個案接近四成。該機構將「偷拍」與非禮成人、非禮兒童的個案並列作比較,指出「過去兩年,求助者當中,偷拍佔整體罪行的比率更上升至53%,可見問題普遍程度有上升趨勢。」

既然需要輔導,犯案者可能有其心癮或性方面的需要而轉向以偷拍方式來滿足自己。這不單會影響自己,使自己繼續沉淪於色情的圖片及資訊中,亦會傷害、影響到公眾,若犯案者偷拍他人,他將有可能觸犯:

覆水難收的性短訊

10/07/2017

根據《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製作、複製、發佈、管有兒童色情物品,皆為刑事罪行,最高可判監8年及罰款200萬元。

援交是社會實驗?

15/05/2017

自從2008年轟動全城的援交少女兇殺案後,我們已很少從主流媒體上聽到有關援交的新聞。但其實在新媒體的操作下,香港的援交情況從未曾停頓,援交資訊半公開地散落在網絡不同地方,識途老馬和援交少女自有他們的方法互相聯絡,進行交易。

改革性罪行法例宜作多方面考慮

14/03/2017

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在2016年11月發表的《涉及兒童及精神缺損人士的性罪行》諮詢文件(《諮詢文件》),就涉及兒童性罪行以及涉及精神缺損人士性罪行提出改革建議。本文將就部份建議作出評價。

關鍵字 性罪行

意見書:《涉及兒童及精神缺損人士的性罪行》公眾諮詢

10/03/2017

致: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

  

意見書:《涉及兒童及精神缺損人士的性罪行》公眾諮詢

 

 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在2016年11月發表《涉及兒童及精神缺損人士的性罪行》諮詢文件(《諮詢文件》)。本社就《諮詢文件》中涉及兒童性罪行和涉及精神缺損人士性罪行的改革建議,提出意見如下:

劃清界線 保障弱小/忽視現實

13/01/2017

去年發生不少與性有關的事件,都涉及好些更需要受到保護的群體。不過,有些原意為了令某些特定群體得到公平對待的法例,在執行上卻被人質疑為矯枉過正。

老師需謹守師生間的界線

愛情,是人們最為寶貴,也是人們渴望追求的情感。青少年對愛情充滿期盼,渴望談一場刻骨銘心的戀愛。社會已普遍接受中學生談戀愛,但校園中仍存在著一種禁忌之愛,那就是師生戀。

偷拍,是一種性侵犯

19/09/2016

2015年警方共接獲274宗偷拍猥褻照片的舉報,但由於法例保障不足及過時,本港並沒有針對偷拍而訂立的法例,通常只控以「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或「遊蕩」,前者最高刑罰為監禁12個月,後者則6個月。

關鍵字 偷拍, 性罪行

性教育教師訓練:預防青少年性罪行

15/04/2016
現今社會色情資訊廣泛地流通,令青少年性態度開放,干犯性罪行的數字不斷上升,更有年輕化的跡象,當中以猥褻侵犯(非禮)及非法性交最為常見。不少青少年因著對法律的認識不足,誤以為只要對方願意,就能有親密身體接觸或發生性行為,最終觸犯性罪行也不自知,最終受影響的不止是受害者及犯事者,雙方家庭亦會受到極大困擾。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青少年自強計劃一直關注青少年性罪行的情況,我們邀請了該計劃負責社工來分享現時青少年性罪行的現況,藉著了解青少年犯罪背後的因素,幫助學校制定有效措施處理及預防青少年干犯性罪行。

 

網絡世界的青少年性文化

27/01/2016

青少年對性感到興趣是正常不過的事,昔日學校不時發生男同學攜帶色情刊物回校傳閱的情況,但今天已經不會再出現,因為網絡改變了我們接收資訊的途徑。現時青少年能輕易繞過法律的限制,透過網絡直接接觸十八禁的色情資訊,當中扭曲的價值觀伴隨著青少年成長,青少年性行為的情況也日漸普遍。

基因是找藉口的萬能key?

24/04/2015

網絡術語有「萬能key」一詞,所指的是那些很容易被套入其他圖片、影片或音樂等的人物或物件。經過二次創作後,那些圖像可以達到挖苦別人或純然引人發笑的效果。經典例子有紅軍長征組歌,自2010年開始便被瘋狂改編;即使到了2013年,網友還對它念念不忘,甚至有紅軍PSY-Gentleman版本及套入進擊的巨人配音的「進擊的紅軍」。網民曾說:「從MJ到動漫,沒有紅軍不能唱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