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同心同行荊棘路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採訪及整理:楊潔華、吳秀紋   |   明光社 督導主任 | 明光社 項目主任 (性教育)
20/09/2010

究竟有沒有人會願意了解,面對同性戀掙扎的基督徒的內心世界?同性戀者家人的感受又是怎樣?何解有些人會堅持服侍同性戀群體,成為同行者,陪他們走一條充滿挑戰的道路?希望以下的訪問能讓讀者更明白他們的心路歷程。

同性戀掙扎者的心底話……

 5位面對同性戀掙扎的姊妹從不同途徑找到了新造的人協會(下稱「協會」),例如教會或輔導員轉介、朋友介紹,亦有於上網尋找生命更新小組,她們有共同目標,願意一起成長。當中有一位已參加協會接近5年,其他姊妹亦成為同路人超過了一年。
 
對於一個月兩次的小組聚會,她們均表示小組有一種不能言喻的吸引力,她們不約而同地感受到一份被接納和包容的愛,有組員打從心底分享:

「十分感受到組員為了我能脫離罪而高興,為我跌倒而流淚,這份關係是不會在其他地方找到的!」

「同行的感覺就是我行幾遠,她們就行幾遠……」

「其實,這場仗一個人很難打,並不是多聽幾個講座就成,我本身已很熟悉相關的知識及信仰教導,只是我單憑自己沒法做到!」
 
有組員一語道破彼此之間已建立的那種很微妙的關係,「當我再次跟女生拍拖時,教會也會盡力勸阻,卻總是聽不進去;但同一番的說話,由組員說出,離開同性戀的決心卻加強了。」
 
同時,她們發現在小組裡得著很多,生命均經歷了很大的轉變,她們的坦白令人感到這並不是偶然,而是主的帶領和安排……「初時並沒有預計會認識一班朋友,最初以為大家坐著分享作用不大,但經過相處後,我很感恩能找到同路人,有種很有緣份的感覺,當中得到極大的認同」,「在小組開始學到接納別人,繼而亦接納自己」。接納自己可說是一切成長的基礎,短短一年可以達此成績,實在難得。
 
「在加入協會之前,我一直不願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不易接納自己……但明白要面對自己的問題先要確定問題所在,我們會一起認罪祈禱,「咭數一筆清」:在祈禱中認罪而得到釋放,這份感覺很舒服,是一份好『正』、好吸引的愛,即使犯錯都可以經歷主的恩典。」能從罪的枷鎖得釋放,是一份很珍貴的經歷。
 
訪問開首至完結,最吸引人的是房間裡洋溢組員們的笑聲,加上她們真誠坦白的分享以及一雙雙願意聆聽的耳朵,令人深深地感受到主的同在和恩典,願主繼續引領她們人生的路向,活出精彩無悔的一生!
 
 

花絮

她們的期望

一位組員盼望在5年裡學習如何與自己的同性戀傾向同行,更能經歷主;亦有2位組員表示想結識弟兄,結婚生孩子。另外,有組員表示社會必須尊重傳統婚姻,才有正常家庭,才有幸福下一代;亦有組員期望讀完神學課程可以全職事奉,喜樂地在主內生活。

 同性戀者家人的心底話……

 身為同性戀者家人的王小姐(化名)坦白表示作為一個基督徒,知道未信主的弟弟是同性戀者,覺得十分難受、心痛以及憂慮他的前路會難行。她深深體會那時弟弟十分孤單,在掙扎中沒有人可以與他分擔,心中充滿自責,更埋怨神:「為何這樣不公平?為何是我弟弟?我好嬲神,覺得神『搵笨』……」
 
之後,她積極地幫助弟弟,「好想幫他,於是上網搵資料,後來搵到有機構名為Exodus(走出埃及)[1]。原來透過參與有關事工,同性戀性傾向的改變是可能的,見到別人的見證,知道同性戀不一定是天生的,係可以改變,係有希望的。」自此,她開始不再埋怨神,亦很渴望香港有同類型機構可以提供援助。
 
數年後,在網上偶然發現「協會」,王小姐感恩之餘,即時致電熱線,很快便參與其聚會,認識了很多同路人,大家同聲同氣,互相支持。每次有新加入者,他/她們的分享都令王小姐感覺到親情的偉大,也覺得生命有盼望,更參與成為忠心的義工和奉獻者。雖然,弟弟的情況反覆,關係離離合合,但她明白要一個人改變實在很難,感恩是她能從小組中得到同路人互相鼓勵,使她更有信心忍耐和等候,繼續與弟弟同路。
 

王小姐的期望:

能正面地為自己確立生命方向,運用關顧別人的恩賜,並希望能為同性戀者多做一點點,藉探訪、回覆電郵、甚至在餘暇到國內服侍有關人士等,去關心那些在掙扎中的朋友。
 
另外,她有一個願望,就是希望弟弟有天可以離開同性戀傾向……在他作出改變之前,亦深切地期望他能自重,因為同性戀的世界實在有太多誘惑了。

組長的心底話……

 關傳道曾於「協會」擔任組長,以小組牧養方式,服侍一班為同性戀掙扎的弟兄,幫他們重新思考人生問題,認清自己的前路和鼓勵他們繼續向前走。
 
關傳道以平常心看待每位組員的掙扎,認為他們的性問題只是很多問題的其中之一,不是完全另外一種的問題。他接納組員或會有「衰咗」的時候(指情慾試探或網上性沉溺)、或會中途離開,「我們著重不是他們失敗與否,最重要他們是否想走一條正確的路」。雖然,他會覺得可惜,但畢竟人生總有起伏:「讓他們知道條路難走,我們好似上山……可以跌倒再起番身……我們是願意陪他們走,從旁鼓勵他們,等待他們隨時返來」,「只要他們同心走下去,我們就會成為這條路上的Partner(伙伴)。」言語間流露了他與組員之間的信任和關愛之情。

困難重重 堅持服侍

 眼見外間輔導機構難於明白一些人為何有同性戀傾向的掙扎,加上當時大多數同性戀者在教會不敢向人坦白,即使嘗試持守貞潔,沒有任何性行為,在教會亦難被認同,認為他們要改變成異性戀者才是正常;而教會當時可以提供團契的機會不多,種種因素成為支持他堅持服侍同性戀群體的原因。

每一個人都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這條十架路崎嶇不平,困難重重,感恩有人同心同行,讓人不再感到孤單和寂寞。在關傳道眼中的成功就是與組員建立友誼和互信,他的目標不是去改變他們,而是陪他們走一條他們自己已選擇的道路。

你又願意成為他們的同路人嗎?
 

[1]同性戀過來人認為可以離開同性戀所感受到的自由釋放,正好像昔日聖經中記載的以色列曾於埃及為奴隸而後來離開一樣。故類同的事工在國際上多取名「走出埃及」(Exodus International, or Exodus Global Alli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