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從《唯一的唯一的唯一》看偽性教育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14/12/2017

馬來西亞鬼才歌手黃明志近日在社交網站發新單曲《唯一的唯一的唯一》,如果單聽歌,不論曲詞編均是典型大路的情歌,但作為「鬼才」歌手,當然不會止步於此。他上周先後發放兩個MV在網絡上供人轉傳,第一個按常人理解的「唯一的」的意思去編排的,就是一個一男一女準備結婚、拍婚紗照的浪漫版本。及後,另一個版本,一開始就是散落在床上,不同型號的One安全套,之後就是黃明志與不同國籍的女孩子用這首歌示愛,有些女孩子甚至只穿內衣,準備做愛的版本。於是那個「唯一的唯一的唯一」就不是女孩子,而是安全套,最後更以黑底白字亮出「抽插無罪 戴套無畏 Every Soldier Need a Helmet」字樣。

同一首歌,都是唱「唯一的」,但同時唱出兩套不同的價值觀。如果看點擊率,截止筆者撰文的一刻,安全套的版本已超越110萬,而真愛版則只有42萬。作為一個指標,你會看到有性感女性的加持,會令MV點擊率爆增,但同時要留意的是,即使是真愛版也有42萬,相比起一般的香港流行歌,一般MV放上這些短片平台,其點擊可能只是幾萬,甚至只有幾千,這首歌某程度說,一周破百萬是首名副其實的流行歌。

聖誕節,自從不知那年開始我們不會再說「平安夜失身夜」,性教育彷彿就沒有甚麼可教和要教,因為天天都可以失身了,但除了失身,我們還有沒有其他訊息?如果翻看黃明志的其他歌和MV,近年的作品大膽,談論的除了有不同性伴侶的生活,還有生死、愛慾等等,題材去得很盡,也很越界,相信香港的電視台未必會播這些MV,但在網絡世界,這種片段俯拾皆是。就以這首《唯一的唯一的唯一》為例,實際上在聖誕佳節,除了說要努力找另一半,這個世界有更多人,或更多的點擊率,會鼓吹為各種的原因,「唯一的」選擇是使用安全套。

在傳統婚姻和安全性行為之間,不難發現這出現了一個性教育的斷層,或者這就是所謂「性教育不足」的一個面向了。當流行歌曲將濫交浪漫化,將使用安全套美化為負責任的行為時,我們須從另一面向鼓勵青少年反思,不要輕易掉進安全套生產商的速銷陷阱。

黃明志的兩個版本

1. 婚姻情深版: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ppmvon5Ix4

2. 安全套置入式廣告版(十八禁):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vMzrcXSMTQ

 

關注範疇: 
性文化
流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