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網絡溝通與性陷阱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張勇傑   |   明光社高級項目主任(性教育)
10/07/2017

警方在2016年12月搗破一個跨國跨境「網上情緣騙案」集團,拘捕14人,案件涉及73名香港女子,被騙款項共5,800萬元。除了金錢損失的案件外,還有無數涉及性關係的網絡騙案,事主一往情深的付出,可惜遇上專業「玩家」,發生性關係後就一走了之。「網上情緣騙案」的受害者以女性為主,「網上勒索案」的受害者則以男性為主。根據警方數字,2016年錄得697宗「裸聊勒索案」,損失金額共240萬元。[1]亦有不少男性遇上「援交騙案」,他們向「援交女生」透露個人私隱,結果反被勒索金錢。單在2016年「援交騙案」就有1,150宗,損失高達1.44億元。[2]

從網上種種性陷阱中可以看到男女之別,男的多是為性,女的多是為情。女性的情感需要往往比男性多,不少受害人都有一定程度的學識及社會閱歷,作為旁觀者的我們常不明白他們為何會如此容易受騙。或許這是現今網絡化社會令人際關係疏離的後果。

“Connecting People”是昔日一家主導手機市場的品牌的口號,意味著該公司的產品能將人結連起來,而它真的成功了,傳統手機和後期出現的智能手機將溝通變得更加方便。現時香港10歲及以上擁有智能手機的市民佔85.8% ,當中15至54歲市民擁有智能手機的比率更高達95.9%至 99.3%之間,智能手機彷彿已成為我們生活的必需品。[3]

網絡帶給我們結連 結連卻變得薄弱

科技改變了社會,並滲透至我們生活的各個範圍,當中最明顯的改變就是人際關係的溝通方式。今天社交應用程式成為我們最主要的溝通工具,我們透過WhatsApp與人對話,以Facebook或IG構建網絡上的自我身份。網絡讓溝通變得便捷,成功將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近,同時卻又將人與人之間的心拉得更遠。

在現今的網絡文化中,溝通是「廉價」的,這並不是指低廉的電訊收費,而是指人們太輕易就能展開溝通,大量的訊息分享讓溝通變得淺薄。網絡上長篇大論的文字無人理會,一切都要簡單直接。快餐式的分享局限了溝通的深度,不論你有否看過朋友發出的訊息,看到別人留言「LOL」,你就跟著「LOL」;[4]別人「Pray for you」,你就不能不一同「Pray for you」。儘管每天收到大量的訊息,但溝通留於表面,有時發送一個表情符號就當作表示了關心,真正能做到支持、關懷、陪伴的卻寥寥無幾。人們為求「呃Like」搏取關注,只好強顏歡笑地分享生活上最表面的一層──吃喝玩樂、遊山玩水,但得到的只是沒有感情的Like及冷冰冰的心心。網絡帶給我們結連,但結連卻是薄弱的,更加添我們的孤單感,將人拉進網絡空虛感的無間循環。

放下手機 活在真實的當下

我們的生活不是只在網絡上,我們還在家人、朋友及同事的圈中,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從真實的社交生活上得到情感支援,尤其是當人日漸長大,昔日的好友相繼成家立室,身邊又沒有能夠依靠的人。儘管在社會上已取得一定的成就,但想找一個能陪伴自己聊天食飯的人卻變得奢侈。網絡是一個拓展社交圈子的媒介,雖然明知是一條危機四伏的道路,但「真愛險中尋」。無論警訊的案件重演有多麼精彩,仍阻止不到人們滿足心靈需要的強烈慾望。殊不知我們都低估了騙徒的IQ,更高估了自己的EQ,結果墮入「網上情緣騙案」亦不自知,甚至在親友的勸阻下仍然盲目地陶醉於對方的甜言蜜語中,不願在浪漫溫馨的夢境中醒過來,甘心情願地付出金錢及身體。當夢境破滅時,金錢及身體的損失固然令人難受,但傷得最深的還是那顆真心付出卻被人戲弄的心。

受害人固然不幸地已為自己的決定付上代價,但同時我們亦要反思我們現今過份依賴網絡的溝通方式是否恰當。網絡的未來發展必然會更徹底地滲透至我們生活的每個層面,但不代表我們要放棄人與人之間最真最直接的溝通──陪伴與對話。放下冷冰冰的手機,相約親友相聚,親口表示關懷,讓人能從真實的溝通中得著溫暖。

 

[1] 香港警務處,〈2016年香港罪案情況記者會〉,取自香港警務處網站: http://www.police.gov.hk/ppp_tc/01_about_us/cp_ye.html, 2017年6月1日。

[2]〈援交騙億四 大學生頻墮「色網」〉,《文匯報》,2017年3月5日。

[3] 政府統計處,《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 62 號報告書》(香港:2017),頁53-55。

[4] LOL是網絡用語,是Laughing Out Loud的縮寫,意即大聲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