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褪網,是為了做另一些事

歐陽家和    |   明光社項目主任(通識教育及流行文化)
30/03/2015

不少人質疑,搞褪網日褪網一天,可以做到甚麼?如果將問題改為:「褪網,你會做甚麼?」這答案可能會更清晰。

褪網一天,扣除八小時休息時間,理論上就是十六小時,我們可以選擇的活動,可分為日夜兩個時段。不少人晚上時段選擇與家人共聚,吃一頓飯,閒話家常。之後享受不用半夜三更接到即時追魂通訊的晚上,翌日可以做的事很多,遠足、看電影、逛街、收拾房間、約朋友玩,整個活動,簡單來說就是鼓勵人輕鬆放一天假,做一天自己喜歡做的事,給自己一點空間,就一天,像旅行一般,暫時離開忙碌的生活,繁忙的即時通訊,放慢腳步,看看世界,看看四周。

不過,我們從沒有叫大家完全放棄科技。看到美景,一樣可以自拍,一樣可以群拍;看到美食,一樣可以拍照,迷路一樣可以打電話問路,不用上網的小手遊可以繼續玩,音樂可以繼續聽,已下載的電子書繼續看。整個褪網活動不是要禁絕一件事,相反是開放你的空間,讓你暫時離開一下,那個好像停不下來的社交網絡和即時通訊工具,去感受一下自己,關心一下身邊的人,與他們同樂,與他們同哭。

對由小到大就在網絡世界長大的新一代來說,這可能是場精彩的挑戰,對曾經經歷過無網世界的成年人來說,可能是一場懷舊盛宴。想得細緻一點,那天晚上,你可以帶部即映即有相機去拍合照,翌日可以玩一些封塵的老遊戲,或者閱讀那些你在很多年前的書展興之所至買下,卻一頁也未翻過的舊書,或許也是一次很有意思的思想重整。

無論如何,3月27日後,我們期待著你們有趣的褪網故事。

曾經刊載於: 

《成報》 28/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