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雙性人的身份政治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李卓乘   |   明光社項目主任
17/05/2018

雙性人和跨性別人士的身份政治既密切又複雜,他們有類近的信念,認為性別(sex & gender)的分野是人為構結,且是為權力服務,其本身是流動和多元的。

 

本文是要初步回應雙性人身份政治的論述,當中主要圍繞兩個問題:甚麼是雙性人?甚麼是性別?

 

何謂雙性人?

 

我們首先要區分「雙性人」(intersex)這個字的含意:

(a)以「雙性人」作為一種身份認同。

某些身體特徵不屬於典型男性或典型女性的人,他們不認同自己為生理男或生理女,而認為自己是男女之外的第三種性別。這種身份認同類似一個男跨女的人,對女性身份產生認同。兩者都希望脫離生理狀況,自己定義自己的身份,並希望他人承認他對自己身份的看法。

 

正是這種身份認同形成雙性人政治的主體,其政治訴求包括在性別資料中增設第三性(third gender),並將第三性的想法納入醫療及教育系統等。

 

(b)以「雙性人」作為一系列病症的統稱,其醫學名詞為性發育障礙(Disorders of Sex Development,DSD)。

 

性發育障礙包括了十多種病症,例如雄激素不敏感症候群(Androgen Insensitivity Syndrome,AIS)、先天腎上腺皮質增生症(Congenital Adrenal Hyperplasia,CAH)等,每種都有不同的病因和處理方法,但各病症的共通點在於,有關病症會令患者產生不同程度的性別含糊,或非典型的性生殖發育情況。雙性狀態者所擁有的身份認同,在臨牀紀錄上往往不是男人就是女人,而非雙性人。[1]

 

回應雙性人的身份政

 

要回應雙性人的身份政治,必須同時解答另一個問題,到底兩性是甚麼?有關回應如下:

 

(a)在生理的角度看,DSD包含了十多種病症,有關病症並沒有齊一性。若宣稱這些情況足以構成兩性以外的另一種性別,理據極為牽強。

 

(b)一些後現代主義思想提出「健康」和「病態」的區分不過是社會建構,進而主張兩性分野同是社會建構,它更是強勢群體壓迫邊緣群體的工具。

 

然而,就前文所述,「雙性人」既可代表一種身份認同,亦可作為一系列病症的統稱,即使打破傳統兩性分野的局面,亦不能用「雙性人」的政治群體代表所有DSD病患者,因為一來DSD患者不一定有「雙性人」的身份認同,二來他們的情況千差萬別,故無法以單一聲音來代表他們。

 

(c)當「雙性人」的政治訴求類近於性別自主的訴求,我們便要追問,他們想政府「承認」甚麼?承認有關病症是一種生理狀態,即按DSD種類和程度承認十多種性別?抑或是承認其心理認同(「雙性人」的身份)?若是後者,政府有何基礎和理據去承認一種心理認同?即或是前後兩者,其政策的實質內容和政策目標又是甚麼?

 

(d)從實效而言,我們需指出「雙性人」身份政治的論述,是不利於DSD患者。「雙性人」政治群體往往將「雙性人」論述成一個有同質性的群體,其政治倡議亦提出設立「第三性」去包含所有「雙性人」。然而,醫學上的建議卻是要盡早釐清造成性別含糊的病因,並作出及時的對應治療,以免某類DSD對患者的生命構成威脅。強調「雙性人」同質性的氛圍對DSD患者本身並無益處,也不利醫生和病人家屬辨明其狀況。

 

延伸閱讀:

  • 探討第三種性別的政策基礎前,不妨先了解一下雙性人的人數,請參閱〈尋找失蹤的I:雙性人人數文獻檢閱〉[2]一文。
  • 若有興趣探討第三種性別的公共意義,可參閱〈雙性人與第三性別的吊詭〉[3]一文。
  • 若想了解雙性人在國際上的政治訴求,可參閱〈雙性(intersex)人的權益〉[4]一文。
  • 如想進一步了解CAH病症,可參閱〈性發展障礙的冷知識之CAH——先天腎上腺皮質增生症〉[5]一文。

 


[1] 見(a)Romao, R.L.P., Pippi Salle, J.L., & Wherrett, D.K. (2012). Update on the Management of Disorders of Sex Development. The Pediatric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 59(4), 853–869.(b)Chan, A.O.K., But, W.M., et al. (2015). Aetiological bases of 46,XY disorders of sex development in the Hong Kong Chinese population. Hong Kong medical journal = Xianggang yi xue za zhi, 21(6), 499–510.(c)Houben, C.H., Tsui S.Y., et al. (2014). Reconstructive surgery for females with congenital adrenal hyperplasia due to 21-hydroxylase deficiency: a review from the Prince of Wales Hospital. Hong Kong medical journal = Xianggang yi xue za zhi, 20(6), 481–485.

[2] 李卓乘:〈尋找失蹤的I:雙性人人數文獻檢閱〉,明光社網站,2018年1月22日,網站:http://www.truth-light.org.hk/nt/article/尋找失蹤的I雙性人人數文獻檢閱(2018年4月18日下載)。

[3] 招雋寧:〈雙性人與第三性別的吊詭〉,明光社網站,2017年12月7日,網站:http://www.truth-light.org.hk/nt/article/雙性人與第三性別的吊詭(2018年4月18日下載)。

[4] 〈雙性(intersex)人的權益〉,明光社網站,2015年10月29日,網站:http://www.truth-light.org.hk/nt/article/雙性intersex人的權益(2018年4月18日下載)。

[5] 招雋寧:〈性發展障礙的冷知識之CAH——先天腎上腺皮質增生症〉,明光社網站,2018年1月11日,網站:http://www.truth-light.org.hk/nt/article/性發展障礙的冷知識之CAH先天腎上腺皮質增生症(2018年4月18日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