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

戀上機械人——婚姻中的新小三

×

錯誤訊息

Notice: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 (/home/tlight/public_html/truthwill/modules/php/php.module(80) : eval()'d code 中的第 10 行)。
吳慧華   |   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 高級研究員
19/03/2018

新科技的出現往往讓消費者有機會享受到新奇的產品,VR(Virtual  Reality虛擬實境)技術出現後,大家可透過VR以眼睛上天探勘星海的偉大浩瀚,下海感受珊瑚礁的瑰麗多姿。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技術更陸續讓大家有更多不同的體會。技術是中性的,當技術運用得恰當,的確可以造福人群,大大提升人類的生活質素,但新技術當應用在某些行業時,難免會為人類帶來不少倫理上的衝擊。

 

明光社

製作色情物品的生產商總會抓住時機,用新科技提升他們產品的質素。VR眼鏡出現了,VR女朋友或相關的色情應用程式亦一同推出市場。性愛娃娃並不是新奇的東西,隨著性愛娃娃的製作技術愈來愈成熟,它們已從性愛娃娃升級為性愛機械人:溫暖的皮膚、更動人的外型、快捷的觸感反應,不單成為某些男士的情人,有的更公然成為已婚夫婦的第三者。日本現有數十間性愛機械人妓院,而歐洲的西班牙及德國亦於2017年先後開設了性愛機械人妓院。[1]

 

仿真度極高的性愛機械人絕對有條件成為第三者。一位58歲的美國工程師James,在他的妻子Tine仍然健在的情況之下,戀上了性愛機械人April。James除了與它發生性關係,還會幫它打扮、與它聊天,帶它外出約會。對於丈夫迷戀April的行為,Tine直言一開始時確有掙扎,但是沒有多久便適應過來。她還表示由於自己忙於照顧母親,沒有時間陪伴丈夫,丈夫選擇與機械人發生「偽關係」而非外出找真人作情人,已經感到丈夫對自己還是「忠誠的」。[2]

 

沒有多少妻子可以忍受丈夫找真人出軌,但原來真的有一些妻子如Tine一樣,認為自己的丈夫與性愛機械人之間的「性行為」,並不等同出軌。所以有些妻子會陪伴丈夫到性愛機械人妓院「召妓」,在車上等待他們完事。[3] 有的妻子會讓丈夫購買性愛機械人,甚至自己購買性愛機械人送贈丈夫,以免丈夫與真人發生婚外情而背叛她們。[4] 

 

或許對於這一班妻子來說,在無法阻止或滿足丈夫強烈的性慾望的情況之下,性愛機械人似乎維持了她們的尊嚴,至少,她們可以堂而皇之地宣稱性愛機械人只是一件性玩具,[5] 不必害怕它們搶走了她們妻子的名份。只是她們未必想到,她們的丈夫有機會愛上這些性愛機械人。James坦言April在他心中的地位遠遠超過他的想像,如果真的有一天,他需要在April及他的妻子之間作出選擇,他實在不曉得如何是好。[6] Tine口中的「偽關係」其實在James心中已經是「真感情」。

 

明光社

April足以讓人神魂顛倒,那麼,配合超智慧AI技術的性愛機械人Harmony,相信更有可能讓某些男士為它傾倒而投入感情。Harmony在2017年由Realbotix生產,是比較成熟的AI性愛機械人。它綜合了超過20年製作性愛娃娃,以及5年研究開發AI的經驗。[7] Harmony除了擁有讓人洩慾的功能,亦可以學習主人喜歡甚麼及要甚麼。它會記得主人的生日、知道他喜歡吃甚麼,它也可以與他聊天談音樂、電影、書籍。雖然它不會行走,但當被問及是否希望可以行走時,它會說出「除了你甚麼都不想要」這樣的情話。簡單來說,Harmony是根據大部份男士夢想中的伴侶藍圖設計而成的,它不但有動人的外表、姣好的身材,還可以跟人溝通及調情,隨時隨地回應人的需要。[8]

 

戀上機械人不再是電影情節,在現實中已經出現,而當人們愈來愈接受性愛機械人,筆者相信戀上機械人的人數只會愈來愈多。德國杜伊斯堡-埃森大學(The University of Duisburg-Essen)在2016年進行了一項小型調查,263位受訪異性戀男士當中,超過4成受訪者表示他們可以想像到自己現在或五年內會購買性愛機械人。[9] 不是只有男士才會對性愛機械人產生興趣,未來學者Ian Pearson博士和美國哈佛大學教授Cathy O'Neil皆相信未來女士們會捨棄男人而選擇機械人。[10]

 

性愛機械人必然成為生產商未來重點發展的產品。[11] 有報導指出2018年是AI性愛機械人起飛的一年,至少有4家公司研發或推出幾可亂真的性愛機械人。[12] 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University of Manitoba)研究性道德學的哲學助理教授Neil McArthur提出虛擬性愛的時代已經來臨,當技術愈進步,人類愈熱愛性愛科技,愈來愈多人願意度身訂做機械人伴侶,甚至把自己的性傾向界定為數碼性愛者(digisexuals)。[13] 人們不單訂做機械人伴侶,也極有可能努力爭取與這些機械人伴侶結婚的權利。事實上,即使目前法律不承認,也已經有人與性愛機械人結婚了。[14]

 

或許在今天,我們仍然對虛擬的性愛時代感到非常陌生,但隨著科技快速的發展,在不久將來,虛擬性愛的時代會讓人感到愈來愈真實。意識到這時代,以及認真對待這時代的學者讓我們知道,性愛機械人絕不是一件玩具那麼簡單,不同人已經就這題目提出相關的討論:例如應否立法防止社交機械人被性虐待?[15] 性愛機械人可否以小孩子的形式出現?小朋友及青少年有沒有權利擁有性愛機械人?它們代替真人伴侶的機會有多大?[16] 甚至,容許立法承認真人與機械人結婚的原因何在?[17]

 

未來學家Richard Yonck表示:「隨著情感科技發展,我們會發現大家愈來愈樂意和人工情緒智慧形成長期的情感依附,這些最終可能導致人類家庭出現重大變化。」[18] 迄今,戀上性愛機械人還是十分罕有的,但當性愛機械人流行起來,價錢變得相宜,人們愈來愈接受它們的時候,或許真的有不少人會投入性愛機械人的懷抱。因為,與人相比,性愛機械人又乖巧又聽話,易於溝通,更會透過學習了解主人的喜好然後投其所好,而且青春常駐。

 

明光社

人類開始選擇與機械人結婚,婚姻的真義是甚麼?只要求一個聽話的另一半,不滿意時可以隨時換的型號?還是需要彼此學習放下自己,在相處時雖然不斷有磨擦,但還是堅持要愛下去?從另一角度看,如果配偶可以被機械人取代,自己又何嘗不可以被機械人取代呢?我們究竟有甚麼比機械人更優勝呢?

 

[1] Amanda Devlin and Emma Lake, “ROBOT ROMPS What Is a Robot Sex Doll, Why Has a Barcelona Brothel Replaced Women with Blow-up Dolls and How Much do They Cost? All You Need to Know,” The Sun 16 Jan 2017. https://www.thesun.co.uk/tech/2084051/robot-sex-doll-sex-brothel-cheat/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月30日;Ellen Scott, “Inside Germany’s First Sex Doll Brothel,” Metro 13 Jan 2018. http://metro.co.uk/2018/01/13/inside-germanys-first-sex-doll-brothel-722...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月30日。

[2] Harley Tamplin, “Man Sleeps with His Sex Robot Four Times a Week and Says His Wife doesn’t Mind,” Metro 23 Nov 2017. http://metro.co.uk/2017/11/23/man-sleeps-with-his-sex-robot-four-times-a...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月30日; Emily Barrett, “This 58-year-old man has a sex robot girlfriend and a real wife,” vt. 23 November 2017. http://vt.co/lifestyle/relationships/58-year-old-man-sex-robot-girlfrien...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月30日。

[3] Scott, “Inside Germany’s First Sex Doll Brothel,”.

 

[4] Felix Allen, ‘DOLLY GOSH Inside Britain’s First “Sex Doll Brothel” Where Owner Claims “Punters Don’t Mind if They’ve Been Used before Them,”’ The Sun 23 Jan 2018. https://www.thesun.co.uk/news/5407949/sex-doll-brothel-uk-pictures-loved...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月30日。

[5] Scott, “Inside Germany’s First Sex Doll Brothel,”.

[6] Barrett, “This 58-year-old man Has a Sex Robot Girlfriend and a Real Wife,”.

[7] Jenny Kleeman, “The Race to Build the World’s First Sex Robot,” The long read 27 April 2017.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7/apr/27/race-to-build-world-f...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月30日。

[8] 同上。

[9] Kleeman, “The Race to Build the World’s First Sex Robot,”.

[10] Monica Rozenfeld, “In the Future, Humans Will Form Romantic Relationships With Robots,” the institute 4 March 2016. http://theinstitute.ieee.org/ieee-roundup/members/achievements/in-the-future-humans-will-form-romantic-relationships-with-robots/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2月13日;〈AI性愛機械人 中美公司搶商機〉,《明報》,2018年1月24日。

[11] Kleeman, “The Race to Build the World’s First Sex Robot,”.

[12] 〈AI性愛機械人 中美公司搶商機〉。

[13] 同上。

[14] Devlin and Lake, “ROBOT ROMPS What Is a Robot Sex Doll,”.

[15] Ryan Calo et al. ed., Robot Law (Massachusetts: Northampton, 2016), 224.

[16] Oliver Bendel, “Sex Robot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Machine Ethics,” in Adrian David Cheok et al.,  ed. Love and Sex with Robots: Seco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LSR 2016, London, UK, December 19-20, 2016 Revised Selected Papers (London: University of London, 2017),22, 24.

[17] David Levy, “Why Not Marry a Robot?” in Adrian David Cheok et al., ed. Love and Sex with Robots: Seco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3-13.

[18] 理查˙楊克著;范堯寬、林奕怜譯:《情感運算革命》(台北市:商周出版,2017年),290-291。